克孜勒苏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渎道

发布时间:2019-06-26 03:01:29 编辑:笔名

说这句话前,万路是小小经过一番思考,提起勇气说的。∷↑◎有意思書院wWw.hei hei66.Com⊿↑∠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能确切“回报”些什么,但也能猜想到个大概,所以这简单的一句话,实则他已经做好了坏的打算。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这句话似乎让莫末颇为满意,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片刻,平静说道:“保护我们。”“保护……你们?”万路大感意外,他所想到的坏结果,就是一行人因为他的不退步而不得不将即将到来的危机转移到别的地方后,对他心生不满,再以此要求、胁迫他付出一些代价,对此他虽有愤懑不甘,但也无怨无悔。作为帝国军人,纵然在武将升迁道路上坎坎坷坷,甚至一汪死水,但这并不影响他为帝国为百姓捐躯的信念,所以只要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这些修行世界的猛人都不会牵连无辜,即便是让他去死,他也认了。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莫末的要求竟然是让他保护他们——仅是淡淡一句话便让他心神震荡,杀他或许只需眨眼时间的人,需要他这么一个角色来保护?这无疑有些荒诞。莫末看到了他眼中的不解,但没有丝毫要解释的意思。沉默良久,万路依然百思不得其解,只好硬起头皮问道:“我能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不能。”莫末轻轻摇了摇头,在他的眼中一直充斥着淡漠的眼眸,奇特的浮现一丝戏谑,嘴角轻轻勾起,说道:“你只需要知道,若是有敌人找上门来,你得保护我们便是了。”万路微微一怔,旋即什么都明白了。这其实和让他去死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只是换了个比较好听的说法罢了。“我知道了。”想了片刻后,他点头看着莫末认真说道:“除非我死,不然没人能伤害你们。”莫末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不置可否。说出这句话,万路便已将自己当成了半个死人,既然都是要死的人,自然不会在意莫末漠视自己的态度,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就没有了在意的事情,稍作沉默后,他再次故意勇气问道:“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不能。”莫末回答得很坚决,看着他说道:“不然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万路有些生气了,但无可奈何。“将军,我们来这里是为了避雨。”林月月总算肯将目光从易川身上转移开来,说道:“总之你放心就是,不会发生你担心的事情。”话已至此,万路还能说什么,只得苦笑两声作罢。这些人终究是他只能仰望的人,与他根本不在同一条线上,所以他没有争什么的资格,换句话说,他本该对这样的结果满意。只是,这种无力抗争的感觉始终不好啊。……………………林月月三人去了万路的营帐避雨,而作为一行人当中弱小,也是应该得到照顾的庆之,却没有这个待遇。因为他是先生的学生,老师尚不惧风雨,他这个学生便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上。雨很大,很凉,与刀子般的冷风融合在一起,尽情蹂躏着山里的一切。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便是打着雨伞也没有太大作用,庆之全身已经湿透,此时他能做的,只有紧紧握住伞柄,完全依靠毅力跟在大牛屁股后面。老先生握着黑伞走在前面,湿漉漉的年迈身躯摇曳不堪,仿佛随时都会摔倒,甚至被风雨刮走,所幸每当这个时候,身后的驴都会极为恰到好处的用头顶一下,帮他稳下身体。风越来越大,雨越来越大,天越来越黑,仿佛清晨刚至,立即又将迎来黑夜。视线越来越模糊,便在庆之不知第多少次想要越过大牛,走到先生跟前为他挡下迎面而来的风雨时,黑沉沉的天空突然亮起了一道闪电。轰隆的一声巨响!明亮得甚至刺眼的闪电,从天际扭曲坠下,劈在前方不知多远外的深山,同一时间,一直神态惫懒的大牛也褪去了黑炭一般的颜色,亮起了一阵青光。下一瞬间,天空再亮起了一道闪电,直奔地面而来。再下一瞬间,表情还未来得及变化的庆之,便看见那道闪电在半空中爆炸开来,像是劈中了什么东西,或者说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一下。前一瞬还冰冷得刺骨的天地间,霎时变得极为燥热起来,紧接着又亮起一片青光,速度极快地将闪电爆炸的光芒取代,同时也将那极为恐怖的高温压了下去。是大牛在闪电劈来的瞬间冲向高空,将之拦下。大牛不是俗物,是神物,庆之已经很确定,但亲眼看到它用身体阻挡闪电,也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让他担心的事情当然不会发生,在化解这道恐怖闪电后,大牛又飞速回到了先生身前,光芒微敛,那双总是很懒散的眼眸中,首次出现了别的光芒——厌恶与冷漠。接连降下两道雷后,天空再次暗沉下来,风雨依旧。道雷劈在了大山之中,确切说是劈在了陈曼曼的剑上,感悟知命那一刻起,与他融为一体的剑,此时悬浮在他的身前,就像一团由无数金丝勾画而成的金色火焰。便在他准备抵御第二道轰然而至的雷霆时,那第二道雷却劈向了来时的地方。将身体遭受雷击的剧烈麻痹驱散,他稳下略微摇晃的身形,向那个方向投去感谢的目光。那一道雷本该继续劈向他,却被慢吞吞走在的老先生牵引了过去,虽然他并不认为第二道雷能把他怎么样,但也没有自负到不理会老先生好意的地步。他在等第三道雷霆,然而却没有将之等来,而是等来了一个人。一个全身笼罩黑袍之中,头冠紫光阵阵,面目清晰,偏生又让人感觉模糊看不清,只能看清楚其额前人形印记的老者。“就是你?”随着老者现身,天地间温度再次骤降,倾盆大雨也仿佛被他的气息染成了黑色,与他毫无情绪的声音一道而至,似死水,又似惊涛骇浪。“是的,就是我。”陈曼曼挺了挺其实并不挺拔的身体,傲然说道。不知多广范围内,黑色的雨骤然停固了一下,旋即海浪般从四面八方涌来,当距离他丈许开外时又猛然停下,紧接着又重新分散成黑色雨滴直落地面,却刚好将他这丈许方圆空了出来。陈曼曼眉头微蹙了一下,虽然那些雨没有触碰到他,但仅是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便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尽管他没有亲身经历、亲眼见证山脉中的那一战,但他确定,这种气息和小师妹有很大不同。“你不害怕?”强势登场展现了一下手段后,那老者再次开口问道。“害怕?”陈曼曼反问道:“为什么要害怕?”“因为你有很多帮手?”老者面无表情道:“如果是这样,不妨让他们都现身出来,在天神甘霖的滋润下,隐藏没有任何意义。”

承德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来宾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泰州的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