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雷血战神 第55章 逆叶桫椤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7:11 编辑:笔名

雷血战神 第55章 逆叶桫椤

到快要黎明时,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道破天从七卦盘上移目,在那大雪中立起身来。

雷动的周围,此时已多了一个直径大约为1丈的空间小罩,这是道破天为他施展的隔离法术,雪花一落到雷动的头dǐng,便会顺着那隔离小罩,飘落到雷动的周围。

冬季是寂灭之季,而这雪,便是肃杀之神。道破天很清楚,在自己用秘术,沟通到东玄界内的天意时,他便已经难脱离天道的追杀,他在此种情形下,不选择躲避,而选择将雷动吸引到这里,便是説明,他已经做好了寂灭的准备。

天道与天意,这是一场必须有的大战,道破天在世人的眼里,虽然是贵为一派史祖,但他在他自己的眼中,却是一个兵、一个甘愿为天意而战的小兵。

因为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因为雷动,是他这一生要托付的人,所以,他对雷动有些宠爱,他布出的这个隔离罩,便是要雷动好好地睡一觉,觉醒之后,再上路,再回东玄,再逆天@dǐng@diǎn@命,再走那条九死一生的穿行者之路。

雪应该是从东方而来,雪飘来时,天地间跟来了一场渗骨的寒意,从东刮来的寒风,像无数的刀锋一般,一路追赶着这个小界上的生机,原本还葱翠欲滴的树木,没过多久便被切割成了碎叶零枝,散落了一界。

雪太大,风太疾,当黎明来临时,地上的雪,竟是已经有了六七寸厚,果真一场大暴雪!

突然,道破天眼睛一亮,看到从三十里外,飞来了一片绿色的叶子,风与雪朝着那叶子吹杀着,但那叶子,却像是有着生命的意识一般,在天空中翻卷、飘飞,怎么也不肯落到地上。

传説神还未出现的时代,天地间有桫椤青树,在混沌之中茁壮生长。

那时天地无因无缘、桫椤无花无果,它们的树叶飘到何处,便在何处扎根生长,化育成林。

【道远几时通达,逍遥何处还乡?】

要追溯起始,混沌乃为天地之本,桫椤便是道心之源,道破天此刻将那桫椤逆叶,看作了自己的家乡。

能在冰天雪地之间,撞上逆鳞执念,遇见心底桫椤,也是一种道缘。

似是感觉到了道破天的存在,那片绿叶,速度猛地加快,如飞刀一般,疾扑向道破天这边,而跟在它身后的冷风与大雪,也加快了追赶的速度。

感觉天空中隐隐有一个不太稳定的轮廓,似一个雪人,又似一个黑影,在追杀着那片叶子。

“桫椤逆叶,你从三十里之外飞来,想必已经累了,就在我肩上休息一会儿!”

道破天轻説一声,那片桫椤逆叶,便果真如羽毛一般,安静地落在他的肩膀上。

“轰——”

跟在那桫椤逆叶后的若隐若现、似雪人又似黑影的东西,猛地凝成一个巨大雪球,朝着道破天胸口便是一计猛击。

道破天嘴唇微张,右手早已凝拳,与那个巨大雪球,重撞在一起。

浸人的寒气,被道破天一拳击碎,无边的雪花与寒风,从道破天的拳头上炸散开来。

原本安静落在道破天肩上的桫椤逆叶,被震飞而起,又飘到了空中。

寒雪与冷风被道破天一拳阻住去路,在道破天的对面,猛地凝成一个三丈雪人。

“吸——”

那雪人,突然张开巨口,朝着震飞到空中的桫椤逆叶一吸。

眼看那绿叶,就要被三丈雪人吸走,道破天右手猛地朝着那叶子一伸,手中也同样是凝出一股强大无匹的吸力。

于是这片叶子,竟是在雪人与道破天的争执下,静止定格在了空中。

两者的力量都太过强大,那片叶子,吃不消这两力的撕扯,在空中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它的叶肉与叶汁,竟是完全地分离了开来。

它的叶肉由绿变黄、由黄变红、由红变枯。

它的叶汁,却是从叶肉中淅出来,化作了一些绿色的粉末。

“破天拳,爆!”

道破天一声猛吼,身体突地朝前窜出三丈,然后他朝着那三丈雪人,轰出了他破天道力衍生出来的破天拳。

破天拳,拳出之意,便是要破天,而这巨大雪人,正是天道的一部分力量。

一拳之下,三丈雪人竟是朝后被击溃出十丈,在三丈雪人退后之时,道破天连忙张口,施展出了他那逆生道术:

“桫椤叶绿,逆而不息,我愿冬植,破土掘起!”

道破天边説着,边朝额头上一抹,随即将手往那空中绿色粉末一甩——

从他的手中,猛地甩出一些汗气,汗气与绿色粉末凝结,便化作了一滴绿水。

那三丈雪人,仿佛是不甘心让这绿色叶子落地生根,他脚踩雪地,朝道破天这边冲来。

“我为天地生,必为天地种,天道,你是不可能代替天意,笼罩整个世界的,天地自由,我心自由,谁都不可能将天与我囚锁!!!!”

道破天大叫着,迎着那三丈雪人冲了出去。

两者又再次重撞到了一起。

那一场肉搏,打得空中雪花飞溅,打得大地狂风肆虐。

在道长与雪人两相激战的后方,那滴绿水,“叮”地一声,落入雪中,既而钻进了泥土里。

地底之下传来一阵隆隆的回响,就像是地渊中有一条春意巨潮,正在试图着往上喷发。

雷动被那隆隆的声音惊醒。

当他惺忪着睁开眼睛时,他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天地。

他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地方雪都高过他的膝盖了,他所在的四周,却还是一片雪都没有。

然后,他看见自己右手十丈之外,有一个东西,似乎正在雪里面动。

就在他疑惑不已时,一棵绿绒绒的小树,猛地拱破白茫茫的雪被,钻出了大地。

雷动的嘴巴张开着,冬天发芽,拱雪而生,这究竟是怎样一种神奇?

桫椤逆鳞,落地生根,汗水为食,气骨为枝,方丈自由,撑天而起!

在雷动惊诧的神色中,那树竟是再迎着风朝天一拱。

“哗——”

那一拱,竟是朝天疯长高十丈,枝再发枝,叶再分叶,转瞬之间,竟是已有八米之粗,十丈之长!

“妈呀,好大一根杠杠,将天也能撑破了!”

果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在如此肃穆,天地浩然的情形下,雷动这崽子,破口説出的竟还是一根“杠杠”!

然后他觉得自己胯下生风,猛记起原来昨夜被桃花姐姐破了处,裤子还没穿好,便累趴下了……他连忙捋裤子系带子,那裤子一穿,带子一系,他的猥琐,也终于遮掩了一大半。

然后他就去寻他的桃花姐姐,可惜让他回味无穷的桃花姐姐,却是再也找不着了。

桃花姐姐没找着,他却是看见道破天和一个巨大雪人在肉搏,那种大气象,打得天地间雪花飘飘,冰凌肆溅!

雷动他就想,东玄界的修真等级,一共也就十阶而已,看道破天这个样子,到底已达哪种阶别啊?五阶微观境肯定不止,六阶异能境可能也不止,七阶大成境吗?八阶圣相境吗?还是已达天行者的境界?

而到雷动望向道破天时,道破天与三丈雪人的战斗,也临近结束。

雪人终究是道低一筹,被道破天连轰十计破天拳后,彻底炸散成一篷冰花雪沫,但那雪沫之间,却仍是凝化出了一只大雪鸥,躲过道破天的拳手盘旋而上,消失在了九天。

“你醒了!”

等大雪鸥消失在天际后,道破天便回转身来看着雷动,那眼睛之中,流露出一种雷动所不能明了的亲近。

“昨夜转diǎn之时,天道的意识追寻到此,化作满界的风雪侵扰此处,我就怕吵到了你,你休息得还好?”

道破天又问雷动的睡眠,人説得道高人,总是要説些道可道非常道的东西,问一个人睡得好不好,这有嘛意思啊?

雷动摸着脑壳,嘴弧往上微拉起,有些害羞似地道:“嘿嘿,睡得自然是好了,就是想向大叔打听一下,那个桃花姐姐呢……”

道破天瞥了雷动一眼:“桃花只偶得,怎可夜夜来?少年要节欲,才能长得茁壮!”

雷动低了低头:“那有什么嘛,我就随口问问,又没想到做别的……”

道破天冷望着雷动:“什么随口问问啊?你这小子是色心不泯!刚好我有门道术,叫做节育箍,我决定了,要将这节育箍打入你体内,让你的欲望减少三分之二。”

雷动听罢,那个目瞪口呆啊,这世界到底肿么了,割了我的蛋还不过瘾,还要派个大叔来给我节育,我!靠!!!!!!!!

雷动可不想把育给节了,他连忙岔开话题大声道:“不是,大叔,我是开玩笑的呢,那个,大叔您对我这么好,肯定是有什么正事要我办的,咱就不再开玩笑了,咱们言归正传,来説一説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事可先撇一边,这节育的事,可不能迟缓!”道破天道。

“哦,对了,大叔,我帮您捶背啊,人年纪大了,就总会有些腰酸背疼的,大叔不是説少年要懂得尊敬师长吗?我决定就从此刻做起……”

西安碑林医院预约专家
武汉博仕医院有哪些医生
贵州的治疗癒痫病医院
沈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枣庄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