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重生之撩你赖你爱定你

发布时间:2019-06-24 22:39:29 编辑:笔名

此为防盗章, 由晋江推出的系统,随机组织内容进行防盗, 谢谢么么  “小璟!?”乔璟燃醒来的时候,一身冷汗,连身上穿的病服都有些湿哒哒的,细碎的发丝也杂乱的搭在一起,有些凌乱。〝杂∞志∞虫〝乔以枫一整晚都陪在乔璟燃的身边,虽然佣人也有说过让她们来照顾乔璟燃就可以了,可是乔以枫还是放不下心了,于是便在床边趴了一夜。这一夜, 她也没怎么睡, 担心着乔璟燃的情况,倒是就这么看着她的睡脸,看了一夜。快天亮了,才有些忍不住趴着睡着了。刚刚, 因为乔璟燃大叫的声音被惊醒。乔以枫睁开眼睛,看着的便是整个人呆坐在床上的乔璟燃, 身上也因为出冷汗的缘故湿哒哒的,吓的乔以枫立刻把乔璟燃抱在怀里面。“小璟,小璟?不要怕, 没事的没事的。”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呼, 呼, 呼——”乔璟燃大口的喘着气, 连心跳都有些加速。直到, 她终于因为乔以枫的声音,因为她怀抱着自己的体温,回过神来。是梦,只是个梦而已。假的,梦都是假的。此时此刻,才是真的。有乔以枫在的世界,才是真的。“做噩梦了吗?”乔以枫看着乔璟燃浑身是汗的样子,便让用人拿干毛巾来。“嗯……”“好啦,没事的。噩梦也只是梦而已,不怕不怕。”她轻轻地揉了揉乔璟燃的脸颊,安慰她。“姐……”“嗯?”“我想回家。我不喜欢医院。”“为什么?难受吗?”“我就是不喜欢医院。我害怕。”因为乔以枫就是在医院救治无效身亡的,对于这个让她失去乔以枫的地方,实在难以有什么好感什么的。“……”乔以枫有些愣了愣,随即皱起了眉头来,隔了好一会儿,直到她拿过佣人送来的毛巾,才说,“那你现在就乖乖听姐姐的话,你现在全身都是汗,容易着凉,姐姐帮你擦干净,然后就去问医生,如果医生答应让你出院,我们就回家,好吗?”“嗯!”乔璟燃乖乖的点头答应。一小时后。在得到主治医生的首肯之后,乔璟燃终于的得偿心愿一般的坐在了自家派来的车上。那叫一个开心,一个激动啊。乔璟燃忍不住扭来扭去。乔以枫在一旁看着这样的乔璟燃,也忍不住笑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一出院就什么伤什么痛都忘了,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好啦,别闹了。”乔以枫伸出手去拉住高兴的不得了了的乔璟燃,帮她整理整理了弄乱了的衣服,“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好起来呢,已经玩儿了一会儿了,现在休息一会儿。”然后,乔以枫拿出了手帕,给乔璟燃擦了擦额头的汗。很细心的照顾着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乔璟燃一直盯着她看。“盯着我看做什么,小哭包。”乔以枫点了点她的鼻子。“才不是小哭包呢!”就算11岁的身体藏着26岁的灵魂,撒起娇来,那语气也是毫不含糊的。“你不是小哭包的话,那你是什么?”顺手又帮乔璟燃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我是……是……”“是什么呀?”“我是将来要娶你的人!”说完以后,乔璟燃就低下头了,可不好意思了,还有些害羞起来了,虽然这句话她小时候也说过,但是她现在可是作为一个有着二十几岁灵魂的人来说这句话,意义完全不同!小时候,她认真的说这句话时,心虽然是很真的,只是……那句话的意思,她其实并不能完全明白,而乔以枫……自然也不会把这话当真。可现在……不同了。“……”乔以枫的手一顿,手上的动作完全停顿了下来,略微有些惊讶的看着乔璟燃。“……?”一直没等到回答的乔璟燃,偷偷瞄了瞄乔以枫,抬眼发现,乔以枫压根儿就没听她在说话,而是在发呆。“姐,姐?你怎么了?”她去拉了拉乔以枫的衣角。“……嗯?啊,没什么。”乔以枫这才回过神来,重新看着乔璟燃。乔璟燃嘟起嘴吧,不依不饶的盯着乔以枫,一副你不肯告诉我的话,我就生气了的样子。“生气啦?”乔以枫用食指去戳戳乔璟燃鼓起的小脸颊,嘴角微微一笑,有些落寞的样子,“姐姐只是在想,你真是鬼灵精。你以后可是要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怎么能娶我呢。”“……为什么不可以?”一副小孩子的口吻,却带着意外的认真。“因为……”乔以枫也被乔璟燃这么一问突然问懵了,下意识便说,“因为……我是你姐姐啊。”她没有拒绝,没有否认。不是因为……她们都是女孩子。只是因为……她是她的姐姐而已。“我才不管呢!我就要娶你,就要跟你在一起!”说完以后,乔璟燃就笑了,特别特别灿烂的那种,仿佛整个世界是一副阳光璀璨的光景。乔以枫一愣。“你呀。”乔以枫看着乔璟燃,眼里满是无奈,似乎并把她的话当真,只是当作几岁孩童的幼稚玩笑,听听便罢。没有听到乔以枫进一步的否认,乔璟燃便整个人都窝到她怀里去了,蹭啊蹭啊蹭。难得重新变成小孩子,而且那啥……还有占便宜的这种意识,那当然是……不占白不占……白占谁不占嘛。乔以枫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这个孩子在自己怀中睡着了,依靠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才缓过神来,不由得一丝苦笑,这真是孩子气的话啊。等到家的时候,乔璟燃还是依靠在乔以枫的怀里熟睡着,乔以枫看她睡的这么香,自然不忍心打扰。司机替她拉开车门后,乔以枫便抱着乔璟燃下车。乔以枫下车后,司机刚开口“大小姐……”,想说,他来抱二小姐回家,可乔以枫压根儿就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就打断了他,“嘘。不要吵醒她。”一直到回到乔璟燃的房间,都是乔以枫抱着她的。这也是自重生以来,她次睡的这么熟,这么香。“睡相……还是这么可爱。”她替乔璟燃捻了捻辈子,才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偏偏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犹豫了几秒,还是走了回去,在她的额上留下了一个晚安吻。走到一楼的客厅后,管家李姨问道,“大小姐,现在要吃午饭吗?”乔以枫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饿过了,没什么食欲,便摇摇头,“爸妈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老爷和夫人说是明天才能回来。”“这样。”乔以枫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那……燃燃已经出院了的事情,他们知道了吗?”“大小姐打电话回来说二小姐要出院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给老爷夫人通过电话了。”“嗯,我知道了。谢谢李姨。您去休息吧,我在客厅坐一会儿就好,您不用在意。”乔以枫总觉得头部有些隐隐作痛,“对了,燃燃正在睡觉,不要打扰她,晚饭的时候,如果她没醒过来,就不要叫醒她了。”“是,大小姐。”李姨离开以后,乔以枫便坐在客厅里发呆,她揉了揉自己太阳穴,感觉有些累。知道燃燃进医院的时候,她真的是吓坏了。好在只是虚惊一场,现在只希望她能够快些好起来。“说起来……过几天就是小璟的生日了呢。”乔以枫突然想起,乔璟燃在车上说的那句,“我是将来要娶你的人!”真是孩子气呢。娶你。娶什么的……嗬。乔以枫摇摇头,无声的笑了笑。眉梢却突然被一只暖暖的小手贴上,来的毫无预警。“小……璟?这么快就醒了吗?”乔以枫循着暖暖的方向望过去,看到是乔璟燃小小的身影,还有皱皱的眉头,“怎么皱眉了?”乔以枫也伸出手去,抚平她的眉头。“因为……姐姐皱眉了啊。”乔璟燃撒起娇来也是不需要练习的,稍稍嘟个嘴,“小璟不要姐姐不开心。姐姐不开心的话,小璟也会不开心。”“好,那……姐姐不皱眉了,小璟也不许皱眉了哟。”之后,乔以枫便抱起乔璟燃,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摸摸她的头。对于这样的亲昵,乔璟燃自己是开心的,也相当乐意。其实,乔璟燃早就醒了,虽然她之前是睡的挺熟的,不过那大概也只是仅限于,有乔以枫再她的身边才会这样吧,在乔以枫离开没多久以后,她就醒过来了。双眼睁着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在她回过神来以后,渐渐地心里开始确定了一件事情。如果她要,真的,和乔以枫在一起的话,那么……经济独立这件事情,是要尽快做出成绩的,而且只能自己一个人进行,还得进行的隐秘一些才行。她不能够等,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不能够就这么坐以待毙下去。除了要尽快提升自己得经济能力之外,快点长大,也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句只喜欢你,可不只是挂在嘴上说说而已。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跟乔以枫在一起。重生,可不是谁都能有的机会。虽然是被乔璟燃抱得紧紧的,可是一个11岁的孩子,力气能有多大呢。她也伸出手抱住小小身体的乔璟燃,还用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背,像是安慰一般。乔璟燃一个没忍住就哭了出来。这可吓坏了乔以枫。“怎么了怎么了?小璟不哭不哭。有姐姐在这里呢。”乔以枫立马低头想看看乔璟燃的脸。“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乔璟燃渐渐的哭的声音越来越大,到索性直接放声大哭起来,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样。这句话,她小时候也说过,毕竟病毒性感染引起的高烧不退这件事情是曾真实发生过的,差一点就要丢了性命,再轻点也跑不了得个脑膜炎啥啥的。那个时候,小小的自己,还不懂什么叫做死亡,也就更不会懂得死亡所带来的痛苦,到底有多么的痛。而现在,11岁的自己,身体里藏着26岁的灵魂。再次说出和当年一模一样的话,竟然是这么的贴切。何其相似。可这其中的心酸,却只有26岁的乔璟燃才能明白。还好……你还在。“瞧瞧,瞧瞧,渝卿啊,咱们这俩女儿啊,这是哭成了泪人啊。”乔礼送和方渝卿跟李医生聊完以后走回来便发现两个女儿抱在一起哭,忍不住笑出了声。方渝卿也没忍住笑了,然后还是出口安慰了,“燃燃已经没事了,你李叔叔说过了,只要再留院观察个两三天,身体痊愈了,就能出院了。”说完,方渝卿也抱了抱两个孩子。乔礼见状自然也是立马上前搂住自家老婆,顺手也搂住了两个孩子。看着两个孩子这么相亲相爱,方渝卿也觉得很暖心。虽然小枫的亲生父母并不是自己和乔礼,而是自己好友的孩子,只不过好友在小枫8岁那年遇上飞机失事,所以自己才和丈夫收养了小枫,过了大半年后,燃燃也出世了。现在看到她们姐妹俩感情这么好,方渝卿心里真的很高兴。她笑了笑回头望着自己的丈夫,乔礼也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回望着自己的老婆,相视一笑。本来方渝卿和乔礼已经交代了佣人来照顾乔璟燃了,让乔以枫回家好好休息第二天再来看妹妹,可乔以枫执意要留在医院陪着乔璟燃,父母拗不过她,只好答应。“还有哪里难受吗?”乔以枫一直坐在乔璟燃的身边陪着她。乔璟燃摇摇头。她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要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乔以枫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种不安心的感觉,很害怕,很害怕。怕下一秒,乔以枫就消失不见了,而这一切不过是她的梦。她一点信心都没有。因为,乔璟燃甚至连自己现在到底是死是活都没能明白过来。

本溪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嘉峪关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通化专治癫痫的医院

上一篇:魔王盛宠之鬼眼萌妻

下一篇:爱若晚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