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凤命第三十七章放血

发布时间:2020-01-24 16:16:56 编辑:笔名

凤命 第三十七章 放血

楚向晚捂着眼睛,时间有些长,元儿却一直没有出声,她有些担心地喊道:“元儿,你藏好了吗?母妃可要来捉你咯。”

可是没有回应,突然远处传来孩子的哭声,楚向晚有些担心了,她睁开眼,向四处望,大声喊着元儿的名字,焦急地开始找起来。绕过假山,走到靠湖的地方,居然看见元儿在水里扑腾挣扎。

“元儿,元儿。”楚向晚焦急出声,此时元儿渐渐被水没过脖子,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已经开始呛水。

楚向晚很着急,她大声喊着“来人”,可是周围根本找不到宫女太监,眼看着元儿就要出事了,她顾不得许多,脱掉了身上的披风,纵身跳进了水里。这个天的水凉的很,楚向晚一下到水里就打了个寒颤,更别说小小的孩子在水里根本受不了。可是,楚向晚也不识水性,但她没有办法,救不及元儿就没命了。她使劲乱划着水游向元儿,所幸离湖边不远,她一把抓住元儿的手,托着他往湖边去。可是一个不识水性的人,自己还身怀有孕,还托着个孩子,哪里来的力气?楚向晚猛憋一口气,拼命踢水,就差一点点了,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坚持,不然死的就是他们三个人。终于,越来越接近了,她使劲一推,就把元儿扔在了湖边的草地上。待到自己想要上岸的时候,腿突然开始抽筋,自从有了身孕,她经常半夜腿抽筋,需要倩儿为她按摩才能睡着,现在,人在凉水里泡的太久,腿又不行了,肚子也开始隐隐作痛,有一种往下坠的感觉。

“小姐,小姐······”“皇贵妃······”“小皇子,小皇子······”远处有声音,好像是在寻找她们,可是她已经无力回应,身子在不受控制地往下沉,楚向晚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往水底沉下去。又是水,怎么几次有危险都是在水里,可是这次,楚向晚比任何一次都想要活,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全部希望,她不能让孩子和自己一起葬身在这湖底。既然已经有人在找他们了,那么,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会儿,他们一定会找过来的。她在大口大口地呛水,呼吸也渐渐变得微弱,意识在逐步地远离,挣扎的时间实在太久,楚向晚还是昏死过去,一路向水底沉。

“向晚,向晚,你醒醒。”皇甫敬文焦急地拍着楚向晚的脸颊,试图唤醒她。刚刚他一踏进这朝霞宫的正殿,就看到倩儿在求慧妃多派些人去找楚向晚。

慧妃好笑地看着倩儿说道:“皇贵妃一个大活人,还能走丢了不成。你无需着急,兴许她在别的什么地方歇息呢。”慧妃根本不想理会倩儿。

“出了什么事?”太监一掀帘子,皇甫敬文对跪下的妃嫔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起来,急着问倩儿。

“无事,是这丫头见她主子不在这,求臣妾派人去找,这不,臣妾刚准备让奴才们去找呢。”慧妃站起来,扶着皇甫敬文坐下。

“倩儿,皇贵妃去哪了?”

“刚刚奴婢忘拿了给小皇子的礼物,结果皇贵妃就让奴婢回去拿,自己先往这里来,可是奴婢到了这,又在周围找了找,都没有皇贵妃的踪影。”

“既如此,就别愣着了,一起出去看看。”皇甫敬文刚坐下又站起来大踏步地往外走去,慧妃没有办法,只得跟着皇甫敬文一起出去。

半路上又遇见太监宫女在找元儿,慧妃问小皇子怎么不见的,奴才回说小皇子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慧妃立刻也急了,这下所有的人都开始找人。直到在湖边找到他们,看见元儿一个人坐在地上大哭,指着湖水喊“母妃”,又看见水面波纹荡漾,皇甫敬文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当即跳进了湖里。

身边的总管太监马珲急着喊道:“皇上,您小心龙体啊。”他又指着身边的太监说:“还不快下去护着皇上,有个好歹,你们担待得起吗?”

又有好些人跳进了湖里救人,皇甫敬文往水波散开的地方游去,一个猛子扎到水下,果然,看见楚向晚已经失去意识沉了下去。他迅速地游了过去,一手揽着楚向晚,一手用力划水,下水的太监们想从皇甫敬文的手里接过楚向晚,可是皇甫敬文根本就不放手,一个人带着楚向晚游到了湖边。

到了草地上,有奴才拿来了毯子给皇甫敬文和楚向晚披上。皇甫敬文把手放在楚向晚的鼻子下面,发现她气息很弱,他顾不得许多,立刻给楚向晚渡气。

“皇上!”有妃嫔见不得这场面,已经出声想要提醒,皇甫敬文转头扫了一眼众人,没有人再敢出声。

终于,楚向晚咳嗽几声,吐了不少水出来,她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皇甫敬文目光焦灼地看着她,她迷糊着,脸上不知是水是泪:“皇上,臣妾的肚子好疼。”

“有朕在,不会有事的。向晚!”皇甫敬文的话还没说完,楚向晚又昏了过去。

“传太医去关雎宫。”皇甫敬文说完就抱着楚向晚往龙撵的方向走。

“皇上,元儿也落水受了惊吓呢。”慧妃高声喊道,她没想到皇甫敬文看也没看这边就要走。

“让太医来朝霞宫给元儿诊治。”皇甫敬文吩咐着马珲,大踏步地走了,慧妃看着他远走的身影,抱着元儿,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上了龙撵,车夫打马扬鞭,一路上所有人回避,飞快地赶到了关雎宫,太医也在同一时间赶到。楚向晚被放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让太医都觉得事态严重,他们不敢怠慢,即刻上前为楚向晚诊脉。

“皇贵妃怎么样了?”皇甫敬文焦急地问着太医。

“回皇上——”

“哎呀,娘娘见红了,太医,皇上!”倩儿在殿内要给楚向晚换去湿掉的衣服,结果刚掀开被子,就看到楚向晚的下身衣裙上渗出血迹,倩儿慌了,大声喊着殿外的太医和皇甫敬文。

皇甫敬文听到喊声冲进内殿,他朝床上一看,双眼急的通红,立刻吩咐太医:“快,立刻救治皇贵妃,若是皇贵妃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朕就要了你们的脑袋。”

太医跪下道:“回皇上,皇贵妃在冷水里泡的太久,寒气入体,伤了胎儿,其他的药微臣已经准备好,只是,有一位药引还需,还需······”

“还需什么,不要啰啰嗦嗦的。”皇甫敬文厉声喝道。

“微臣该死,皇上恕罪,这药引是真龙天子的血。皇上贵为九五之尊,龙血是至阳之物,以龙血入药,方能驱寒祛寒,娘娘和孩子才能保得住。只是,皇上千金贵体,如何能有损耗?”太医和盘托出,又连连磕头。

“来人,拿刀来。”皇甫敬文没有犹豫,转头向身边的太监吩咐道。

“皇上,不可啊,放血伤身,若是让太后知道了,奴才就是有一百个头也不够砍的。”马珲在旁边跪下劝道。

“今日的事情,若是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把这件事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朕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是。”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皇上!”丽婕妤刚赶到关雎宫,想看看楚向晚情况如何,谁知踏进内殿就看见皇甫敬文拿刀把自己的的手腕割开,血从他的手腕汩汩而出,触目惊心。

皇甫敬文足足放了一整碗的血,有医女为皇甫敬文包扎伤口,倩儿看着那么多的血和那么深的伤口,都觉得胆战心惊。太医给楚向晚扎完针以后,小心翼翼地端着去熬药了。

大殿又静了下来,丽婕妤上前抚着皇甫敬文的手腕上的纱布说:“皇上待皇贵妃真是情深意重,居然肯这样为皇贵妃牺牲。”

皇甫敬文刚刚放完血,嘴唇有些苍白,他没有回头看丽婕妤,只是盯着楚向晚的睡颜自言自语道:“我这样,你是否会回心转意,让我们回到从前?”

丽婕妤知道此时的自己站在这里只会是多余,皇甫敬文看楚向晚的眼神,让她觉得透不过气来,是忌妒更是羡慕,她悄悄地离开了内殿。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看病好不好
楚雄州人民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哪家白癜风专科医院好
锦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福建治疗卵巢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