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丹枫贼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23:48 编辑:笔名

车厢内的沉寂完全是被一个女人突然发出的嚎哭声给打碎了。这个哭声很尖利,也很凄惨,就像茫茫夜空里骤然响起了一个炸雷,一下就把车厢里的空气给炸了一个洞,一个大大的足令每个人心惊肉跳的洞。  发出这个哭声的是一个乡下的女人。从她那朴素的衣着和恍惚不定而又紧张万分的眼神,在她一上车之时,车厢里的人都能看出她是一个乡下来的女人。现在这个乡下女人目光呆滞,神情悲切,全身颤抖,甚至头顶的每一根头发也好似树立了起来,让人不由地产生了一种怜悯。她的钱被人掏了,整整的五万元钱被人掏了。  乘警高阳在听到这个乡下女人嚎叫时,心里先是忽悠了一下,然后又“嘎噔”了一下,接着便像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分开围观的乘客,从那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叙述中,高阳的眼前便不由得浮现出一个人,并且也是一个女人。高阳的心里也默念了一下这个女人的名字“黑牡丹”。    一  今天这趟列车是乘警高阳当班。现在,高阳就站在车站的检票入站口,高阳目不转睛地盯着每一位入站的乘客。这并不是他高阳闲来无事的一种消遣,而是来寻找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高阳已经同他们打了几年交道的那些常常把自己的手伸到别人衣兜里的人。这些人就是人人痛恶的小偷。高阳从事铁路警察这个行当已有一些年头了,也同那些在列车上进行行窃的小偷小摸的人打了多年的交道。高阳不仅熟悉这些蟊贼的每一张面孔,但高阳却不能在他们手还未伸进别人的衣兜之前对他们怎么样。现在的高阳站在检票入站口就是在这乘车的人流中捕捉一下在自己今天当班的这趟列车上会来几个蟊贼,使自己心中有数,以便乘客里出现了问题可以及时而又快捷地把这些蟊贼缉拿起来。高阳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黑牡丹”。尽管今天的“黑牡丹”穿着非常得体,鼻梁上还戴着一副眼镜,把自己化妆得就像一个纯净的知识分子模样,但高阳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高阳在认出她之时,心里还不无兴奋地自言自语道:狐狸再狡猾也逃不出猎人的眼睛。  “黑牡丹”其实长得并不黑,皮肤不仅白皙,脸蛋清瘦,身段窈窕,整个人看上去也如花似玉一般。而这一点也正是乘警高阳一直纳闷不解的地方,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干什么不好,怎么就会当起一个专掏别人腰包的贼?可是现在的“黑牡丹”并没有发现站在检票入口的高阳,而是把精力全身心地集中到了一个走在前面的乘客身上,并且还计划就在这个乘客在登上车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这个人的活儿给做了,并且“黑牡丹”是很自信这一点的。多年的职业生涯已经使“黑牡丹”锤炼得无所不能,无论隐蔽得再严密,只要她“黑牡丹”乐意。可是让“黑牡丹”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该死的乘警高阳却跟了上来,并且还跟她近在咫尺,大有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势。    二  那个乡下女人是乘汽车来到这个城市的。当然这个城市并非是她终的目的地,而是要从这个城市乘坐火车再到另外一个比较遥远又很大的一个城市去。那个城市有她的一个儿子,她的儿子并不是居住在这个城市,而是因为看病才到了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某个大医院里住院。现在在这个乡下女人的身上装着五万块钱,这五万块钱已是这个乡下女人的一点家当了,一点希望了。也就是说这五万块钱不仅是这个乡下女人的身家性命,而且还是她那个儿子的救命钱。儿子的病已经让这个女人和她的丈夫花干了全家的积蓄,甚至把家里的粮食都给卖光了,卖净了。这个乡下女人说不清儿子得的是什么病,只知道花钱就像打水漂一样,扔进去一万没了影,再扔进去一万又没了影。而至于儿子的病能否看好不完全是在医生,而是在于她有没有足够的钱向医院里送。经济利益的驱动已经让那些所谓的白衣天使把自己崇高的救死扶伤的职业道德化为尘土,医院也好,医生也好他们所谓的救死扶伤并不完全针对病人,而在很大程度上都也是在为自身的经济利益着想。经济利益不仅能使人丧失理智,也能使人丧心病狂。乡下女人就曾亲眼见过两家同她一样都是乡下的人因无钱向医院交纳,无论病人家属怎样苦苦哀求,终还是像赶一只鸡一条狗一样被医院扫地出门。所以,现在这个乡下女人把自己那五万块钱守护得很紧,就像呵护自己的生命一样把这笔钱紧紧地藏在自己那件已经穿了好几年的袄里面。这个乡下女人在袄里面缝了一个衣兜,她那笔五万元钱就藏在那个衣兜里面。这个女人之所以这样,当然是为了她的儿子,当然还有她那几间盖起来还没几年的大瓦房,瓦房已经让女人给卖了。这个乡下女人和她的儿子还有丈夫已经没有了家,他们只能是走到哪里是哪里。房子不仅仅是一个居所,而还是一个家的象征。若是没有这五万块钱怕是这个“家”也没了。可是,让这个女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紧张的表情在她走进车站候车大厅的一刹那就让一个人给盯上了。  这个人也就混在候车室的乘客里面,从外观来看和其他乘客没什么两样。其实这正是从事这个行当的高明之处。但她并没有选择在候车大厅把这个女人的活儿做了,这并不是这个乡下女人没有给她下手的机会,而是因为候车大厅里并不是她的的地盘。她得遵守这个行规,她的地盘就在那飞驰的列车上,或者说就在站台上,现在她只能尾随在这个乡下女人的身后,像一位乘客一样通过检票口,走向车站的站台。  一辆列车正静静地等候在站台之上。    三  “黑牡丹”随着自己的目标走进了站台,她与目标相距也并不远,只需几步就可赶上。当然“黑牡丹”知道目标买的是卧铺票。也就是说只要这个目标登上卧铺车厢,自己就很难再有下手的机会了。其实这个目标在车站上一出现,“黑牡丹”凭直觉,就意识到这个目标一定是个官员。“黑牡丹”喜欢做官员的活。这并不是官员的活好做,而是做了一般这些官员也很少去声张。这一点就像一些官员家里被盗,而从不主动去找警察报案一样。可是“黑牡丹”没想到,自己却让那个乘警高阳给盯上了。当然,高阳也没发现“黑牡丹”此时的动机,若是知道了他一定会抓她个现行。  高阳紧走几步追上了“黑牡丹”,“黑牡丹”当然也没想到就在自己准备做目标的活儿时,高阳竟会出现到自己的眼前。“黑牡丹”先是愣怔了一下,然后才平静下来说,你有事?高阳淡淡一笑,然后正色说道,今天我当班,你的手给我放老实点!“黑牡丹”漠然地看了一下高阳,狠狠地说,“条子”,我告诉你,我叫杨梅,如果你再乱叫,小心我把你的嘴给缝上!高阳轻蔑地一笑,说:“黑牡丹”告诉你,“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认识你,我腰里的手铐也同样认识你!“黑牡丹”也轻蔑地一笑说,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正说间,一个乘客拎着大包小包擦着高阳的身子过去,高阳不由得躲闪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而“黑牡丹”的手却已经快速地伸了过去,一个物件也便不声不响地移到了“黑牡丹”的身上。而高阳却没有丝毫的察觉,仍对“黑牡丹”说,道永远是道,魔永远是魔,魔的邪术再高也难逃道的法眼。“黑牡丹”嘿嘿一笑,说,我看你这个道还差一些火候。此时,“黑牡丹”眼睛陡然亮了一下,她看到了那个乡下女人。那个乡下女人正拿着自己手中的票,慌慌张张地找自己的车厢,“黑牡丹”凭直觉一下子就判断出这个乡下女人身上一定有货。不过这时的“黑牡丹”在看到这个乡下女人时,也猛然想起自己刚才盯的那个目标。可是那个目标已经在站台上消失了,“黑牡丹”竟然没注意到他是上了哪一节车厢。目标让乘警高阳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给搅丢了,现在她不得不把这个乡下女人当作自己新的目标。“黑牡丹”便不再理会高阳,随着那个女人走,但没有走几步又转身对高阳说道,接着,“条子”!一个物件便抛了出去。  高阳把“黑牡丹”抛过来的东西接了过去,心里顿时惊了一下。竟然是系在自己腰间的手铐。    四  “黑牡丹”杨梅登上火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待坐下才发现自己所坐的位置不仅同那个乡下女人同一节车厢,而且还相距也不远,只需抬一下头,眼睛瞄一下就可以看到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黑牡丹”看自己的目标从来都是用自己眼睛的余光,这不仅不会引起目标的注意,打草惊蛇,还能避免其他乘客的猜疑。“黑牡丹”从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包里掏出了一本书,装模作样地去看。其实,“黑牡丹”并不认识几个字,她十二岁时就因家庭的变故而辍学浪迹天涯,行走江湖,而后来跟了师傅“一枝梅”,从此也就开始了她经常出入火车做活的生涯。“黑牡丹”很是感激自己的师傅,她知道如果不是师傅,她的命运将会是个什么样!虽然在火车上做活要时时刻刻提防那些警察的眼睛,危险重重,但自己毕竟也是衣食无忧。而事实上,从她的内心她也已经厌倦了这种专门做别人活的事情,可她实在想不出不干这个自己还能去干什么?在社会上她没有太多的朋友,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还没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这并不是她孤僻,而是内心的不安,她不知道社会上那些可以成为朋友的人会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她。要不要金盆洗手也变成了她每一天对自己的发问。而此时,尽管她佯装着看书,但内心却也在思量着这次得手,自己还该不该再来一次做别人活的事。  列车早已开动了。那个乘警高阳踱着他的步子,在车厢内来回走动了几次,这使“黑牡丹”心里很是恼火。终于也就在高阳踱着步子从她的身边走过,向车厢的另一头走去时,“黑牡丹”站了起来,尾随着高阳走到了车厢的连接处。“黑牡丹”气冲冲地压低声音说,“条子,我警告你,不许你再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我讨厌你!”高阳讥讽地说,是不是做贼心虚?“黑牡丹”瞪着眼说,条子,不许你说我是贼,我讨厌别人这样说我!高阳仍继续说道,不是吗?如果世上没有你们这种人,天下不也就太平了。“黑牡丹”冷冷一笑,说,你别得意忘形!天下正是因为有了我们,也才有你们这个当条子的职业,如果人人都安分守纪遵纪守法,你们这帮人不知要跑到哪儿去摆地摊了!我们才是你们真正的衣食父母!高阳一时哑了口,“黑牡丹”转身要走时,高阳却一把拉住了她。“黑牡丹”冷冷地看着高阳,说,你想干什么?要非礼我吗?高阳赶忙松开了手,看着“黑牡丹”说,我宁愿去摆地摊,也不希望世上有你们这个行当,尤其是你不该。“黑牡丹”看着高阳,眼睛里也突然就流露出一种柔情,嫣然一笑,走了。走了几步又转回身,说,条子,我喜欢你这样同我说话的口气,真的,我很喜欢。    五  乘警高阳找到“黑牡丹”时,“黑牡丹”正坐在另一节车厢里同另两位女乘客说话,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高阳找“黑牡丹”是因为那个乡下女人。高阳想,能把活儿做得这么干净利落,不声不响,悄无声息,并且让受害人毫无察觉,怕是也只有“黑牡丹”才会有这种手段了。高阳看到了“黑牡丹”并没有惊动另两位女乘客,只是用眼睛示意了一下,然后就从“黑牡丹”的身边走了过去。  “黑牡丹”随着高阳走进一间乘务室。高阳把门关上,看着“黑牡丹”,厉声说道,“黑牡丹”,是不是你做了那个乡下女人的活?“黑牡丹”愣怔了一下,说,我做她的活干嘛?你这个条子是没事找事!高阳冷冷一笑,说,能把活儿做得那么干净利落,悄无声息,并且不曾让受害人有一点察觉,除了你“黑牡丹”还会有谁?“黑牡丹”也冷冷一笑,说,告诉你,条子,好汉做事好汉当,是大姐我做的活你大姐我认了,不是我做的活你再胡搅蛮缠,小心告你去!高阳突然严厉说道,放老实点,“黑牡丹”,我们警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会放过一个坏人!“黑牡丹”也陡然恼怒起来,告诉你,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活,不是你也休想栽赃到我的身上!好了,没事我就走了。高阳忽地站了起来,不许走!“黑牡丹”冷冷地一笑,怎么你想铐我吗?你大姐我难道还怕这个。你是不是想搜我的身,我的这个身子还真的没让男人碰过呢。说着便去脱自己的衣服。“黑牡丹”先是脱下了自己的袄,又去脱自己的内衣时,高阳慌忙拦住说,别别,不是你做的活,那又会是谁做的活。活儿做的又那么干净利落,不留痕迹。“黑牡丹”重新穿着自己的衣服,不无揶揄地说,你不是条子吗?你不是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压正吗?你都不知道是谁做的,我杨梅又怎么会知道是谁做的活?高阳看着“黑牡丹”说,难道你就不知道是谁做的活?我今天可就只注意你一个人上了车的。怎么还会有另外一个人。“黑牡丹”说,你以为天下就我一个人是混蛋,别人都是好人。高阳说,告诉我,你那个同伙是谁?“黑牡丹”嘿嘿一笑,淡淡地说,我没有同伙,我也不需要同伙,即使我知道是谁,我也不会出卖自己同行的,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除非你不想在这个道上混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一点提示,干我们这个行当的人都善于伪装,就像你们这些警察一样,一会儿穿警服,一会儿穿便服,还有那些明明一肚子男盗女娼,而又伪装得十分道貌岸然的就像谦谦君子一样的卑鄙无耻之人。 共 1115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人包皮怎样算过长须要做手术吗
昆明医院治癫痫病
癫痫病怎么才能治好

上一篇:仰与俯1

下一篇:原来别离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