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末世养兽成妻军少宠不停

发布时间:2019-06-25 11:37:17 编辑:笔名

两个字,冰冷彻骨。ぁ杂℡志℡虫ぁ魏海等人什么也没说,也不用说。失去了谢涵,让他们心中悲悯又愤怒,所积压的情绪爆发全部发泄在了丧尸身上。只想开路开路,然后去找他们的兄弟。哪怕还有一丝可能也好。杀戮渐起,血腥溅满整个地面,到处一片残骸尸块。眼见着他们越杀越红眼,周围不少人都感觉到了颤抖,惊慌的往后退。周景年也同样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想象不到异能还可以这么使用,并且这么强悍。紫色的雷电、爆炸的火球、强悍的金箭、以及土系所建立的防御……不是没有见过异能者使用异能,可是像这么默契的异能者队伍,他可以说整个基地没有一个队伍能做到。每一个异能都恰到好处,不需要说什么,可是所使出来的力量都能彼此配合队友把威力发挥到,就好像是天生的战队。这种默契,这种实力……周景年瞳孔中惊骇光芒越来越大,蓦地面色一变,心底沉冷下去,恐怕事情不能按照预计的发展了。“队长,正面的丧尸过来了。”就在他思忖间,旁边有士兵退到他身边惊恐大叫。周景年马上变脸,“所有人撤。”“小天。”魏海也大吼一声,小天早已经在谢涵被抓掉下江的瞬间冲了下来。此刻同样杀红了眼,但却没有失去理智,听见魏海的叫喊,立刻明白了意思,点头一转就向着他们的车奔去。“给你们半分钟。”封晋冷声冲周景年道。没有丝毫的商量,显然意思半分钟后,不管你们是死是活,都会按照预计走。周景年面色有些不好,原本还想让他们坚持一会儿的,可是想到他们队伍死了一个人,这样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恐怕就算是他说了,对方也不会答应。那么只能指望自己这边了。“还有多久?”他沉声问。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只能走第二步,也是他不想走的一步了,炸桥!“半分钟……半分钟勉强可以。”前面一个土系异能者咬牙,显然有一点勉强,但说了这句话也算是希望。“十秒。”却听,那异能者刚说完,那边封晋吐出两个字。正在往桥内赶的所有人开始慌了,顺着防护墙留的空隙全部涌过去。“快快。”防护墙内所有人都看着外面的人急切的大喊。“金系异能者就位,准备封口。”周景年沉声,目光一直看着他们身后隔了一条街涌过来的黑压压一大片丧尸。再不封口就来不及了。“该死的,快一点。”一听到这句话,防护墙外面所有人都慌了。一个挤一个,直接把封口都卡住了,让里面的人看了都着急,甚至伸手去拉人。因为这个位置是靠边的位置,需要金系异能链接大桥的建筑物,然后在后面堆土,积上一层土墙,好让防护墙更坚固一些。所以需要的时间也更久,可现在这些人竟然直接堵住了,甚至不少人还开始内讧。果然,到了生死边缘,再好的关系谁也顾不上,何况是这些本来就不认识的。居然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动手推另一个,想让自己先过去。“真是一群蠢货。”那边魏海看了冷嘲一声。“老大。”小天上车,猛地一个转弯,把车倒了过来,冲封晋喊了一声。“一。”男人轻声吐出一个字,目光扫过另一条街已经临近的丧尸群,打了一个手势。“走。”老高大喊一声。七月猛地收住异能,转身就往回跑。同时,云兮也纵身跳向男人的怀抱,拉门上车。‘砰’的一声,车门关闭的同时,后面的丧尸也追了上来。两条路的丧尸集结,那黑压压的一片简直让人看了头皮发麻。从后视镜里,云兮看到所有的丧尸似乎都往他们这边过来了,大桥上的那堵墙尤为醒目,仿若真的隔绝了那一群人的气息。“有血的味道。”七月忽然嗅了嗅鼻子。“你才闻到。”魏海冷笑一声,上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云兮嗅了嗅鼻子,味道的确很重,‘吱吱’好像是外面。“恐怕是有人怕我们办事不利,动了一点手脚吧。”老高话语阴沉。这么浓郁的血腥味,除非他们能把丧尸甩开一大截,否则身后的丧尸会一直追着他们跑。“倒是好算计。”魏海接话。却没有听到老大的声音,几人都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封晋。见他此刻抱着小猫儿,脸上阴霾闭着双眸,浑身上下难掩一种悲凉。几人忽然心底难受起来,老谢……就连云兮收了了往日所有的焦躁,小身板团成一团,不吱一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封晋忽然睁开眼,“就前面的位置,有夹道口。”小天一怔,车速下意识的慢了下来。魏海等人闻声,面色顿时露出紧张急切。江阳大桥下面的江是活水,流动的而且很急。不管是生是死,他们都希望能够找到老谢,哪怕……哪怕是尸体。只要一想到尸体这两个字,几人都不禁双手收紧,眼底一片微红。因为小天的车速很快,所以后面的丧尸早就已经被他们甩的看不见,但即便如此,他们知道,这些丧尸只要上了这条道,那么就会追着过来。所以他们速度很快,一下车就往夹道口过去。“大汉。”魏海冲葛大汉叫了一声。这条河很大,但是说深度并没有很深,一般的人如果掉下去,都会被沉到这里。谢涵如果没死,以他的状况,这里也会是的上岸机会。明白他的意思,葛大汉点头,看得出他心底是忐忑的,面色紧绷着上前一步。眼底有红光闪过,冲着整个夹道口看去,尤其是周边。希望……希望那个和他们并肩作战的军师不会就这么离他们而去。魏海等人紧张着,虽然没有千里眼,但也一寸一寸的搜索着周围。云兮自然也不例外,谢涵是为它死的,这是次有人为了它死。那种感觉让它心底很内疚,比任何人都希望谢涵能够活着。所以它在看的时候,眼睛是使用了灵力的,甚至用了气息搜索。可是没有,一点都没有。但奇怪就在于这里,因为它刚刚在车上,闭着眼睛的时候就一直在用气息搜索。一路沿着江阳大河的路线,它有清晰的感觉到谢涵的气息残留的痕迹。可是到了这里的时候,消失了。不是停留,也不是气息淡了,就是消失了。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如何?”看着他面色越来越苍白,眼底已经有红血丝渗出,封晋眼底划过暗色,却只是一瞬,问。葛大汉抿着唇,没有说话,可是目光却依旧看着下面一寸一寸的寻找着。魏海老高两人这才回过头,就看到他脸上毫无血色,额头隐隐有密汗冒出,显然是异能使用到了极限,却还在坚持着。“别看了。”老高忽然大吼一声,抓着他的衣领就把他扯转了身,不让他继续看。葛大汉踉跄一步,伸手抓住他的手,声音沙哑,“我还可以。”“可以?”老高冷厉的看着他,“如果可以的话就不会这么被我轻易的拿住。”葛大汉猛地收住手,血丝的眼抬眸看向他,看了一会儿,忽然一拳打到自己的脸上。“大汉。”魏海惊叫一声,老高也吓了一跳松开手。却见他抱着头蹲了下去,声音哽咽充满悲伤又自责,“是我没用,我的异能没用。”都说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伤心处。即便外表再怎么看上去刚硬,可是面对兄弟的离开,葛大汉的情绪根本就压抑不住。魏海老高小天三人眼眶发红,里面蒙了一层雾。他们知道,看着大汉这样子,已经没有希望了。可是他们不能哭,也不可以哭,因为大汉面临的心里压力比他们更大,老谢如果真的不在了,也不希望他们这样。只是可惜,到死连具尸体都没找到,他们真是枉为兄弟。一旁的七月年纪很小,即便他们相处不过二十多天,可是那种经历生死一起努力活着的经历,也让他眼眶红了起来。‘吱吱’就在众人情绪压抑的时候,云兮拍了拍男人的爪子。它的叫唤想吸引了几人的视线,封晋低头看向它。看着小家伙失去了往日的活泼,看着它小小的身板团成一团,湛蓝色的眸子中很是忐忑的看着他。封晋摸了摸它脑袋,“不是你的错。”可话是这么说,但说到底谢涵是为云兮死的,云兮做不到一点感觉都没有。同样的,魏海等人看着云兮的眼神也很复杂。如果换做他们,那一秒他们也会这样做吧,可是当看着自己的兄弟这么死了,心底到底还是无法甩开那种复杂。‘吱吱’我想去哪里。知道他们难过,可是眼下不是难过的时候,云兮伸爪指了指夹道口对面的一片浅滩小林。那里……几人顺着它指的地方看过去,微微一怔。那个地方却是容易搁浅上岸,不过以大汉的距离应该是能很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情况的。封晋眸色微闪,似有亮了一下,问:“又发现?”云兮歪着脑袋迟疑了一下,它并不确定谢涵在不在那里,只是刚刚有一瞬间它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很轻微的气息,似乎……还混着另一道气息。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并且消失的很干净,像是气息被抹掉了一般。且还非常快的掩藏掉了自己的气息。这个人……似乎跟它来自同一个世界。云兮皱眉,冲男人叫唤一声,‘吱吱’我不是很确定,不过那里有些奇怪,我想去看看。封晋眸光闪了一下。一行人快速的到了云兮指定的地方,个个面露焦急。虽然他们没有听懂云兮说的话,可是从那种神色中来看,小猫儿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果不其然,当看到那里的时候,几人眼底都露出惊喜。“这里有水的痕迹。”魏海道。“泥土内陷,草明显被压过,有人上来过。”老高眼眸一亮。“是谢哥!”小天接话。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肯定,就见他摸了摸脑袋,“感觉只有谢哥能上来,而且又这么巧合。”几人一怔。“说的也是,我也相信是老谢。”魏海一笑,拍着他的肩道。“还是小猫儿厉害。”葛大汉也点着头,目光看着云兮,一片笑意。虽然不确定是不是谢涵,但是这个痕迹代表着希望。“还是赶快找到他吧,我担心他就算没死,也够呛。”老高虽然也高兴,但是紧接着就有担忧道。毕竟谢涵掉下去的时候,几人都是看到他已经被丧尸抓了。这下面的水又不干净,伤口易感染不说,丧尸病毒更容易侵蚀大脑。“说得对,我可不想见到那家伙的时候已经成丧尸了。”魏海点头。“小猫儿,能感觉到他在哪儿吗?”老高问。云兮挠了挠头,看了几人一眼,摇头:‘吱吱’他气息断了,我感觉不到了。本来还有点希望的,可是忽然看到云兮摇头,几人立马就慌了。“怎么就摇头了,难道不是谢哥吗?”小天急切的问。魏海跟老高也急了,但又听不懂小猫儿的话,干脆就看向老大。封晋沉吟了瞬,忽然扫到一旁有一道清浅的脚印,皱眉上前一步,“脚印。”魏海等人一惊,立马上前,随后就看到了那道脚印。尺度大小还有深浅不是谢涵的。“老谢是被人救了?”魏海惊讶。“这地方,谁会来这里。”老高皱眉,即便老谢是被人救了,可是现在这个世道实在让他谈不上高兴。“说的也是。”魏海拧眉。“那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小天挠了挠头,很着急又很焦急。魏海跟老高看向封晋。好一会儿,封晋瞳孔微眯了一下,冲云兮问道,“刚刚你说他的气息在这里就断了是吗,那个人的气息也断了吗?”‘吱吱’不错。这种情况,在修仙界来说,要么就是空间之力传送,把两个人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空间之力隔绝了气息。另一种情况就是一些遮掩气息的符咒或者术法,这种比较常见,但是在这个世界……似乎不应该存在的才对啊,云兮歪着脑袋,想不通。------题外话------今天很忙,抱歉抱歉~

白城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佳木斯的癫痫医院
十堰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