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那些打嗝的毛病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18:15 编辑:笔名

(上)  中秋节后,上班天,人们突然发现,关校长不知怎么突然得了个好打嗝的毛病。比如,校门口,有人和他打招呼:“校长早!”他便用一连串的嗝声回应着:“你——呃——早——呃——呃——”  这么一来,平日里不知什么时间就会出现在什么地点,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关校长,他的行踪就再也隐藏不住,人们只要远远地听到那一串嗝声,就准知道是他来了。于是,只要一听见他的嗝声,办公室里正聊天的老师们都赶紧闭了嘴,正玩手机的也都赶紧关了机,一个个捧起教材或是随便哪一本教辅资料,像模像样地钻研起教学来。操场上的学生们更是,只要一听见他的打嗝声,正跑着的便赶紧放慢了脚步,正闹着的也赶紧松开了手脚,一个个正儿八经地迈起方步来。在关校长眼里,整个校园从来都没有过的那么规矩。  不过关校长心里清楚,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他看到的那样。几年来,他都是靠着明察暗访搞突然袭击,了解着全校师生的一举一动,再有针对性地加以管理和约束。可是如今他一有了嗝病,这方法就玩儿不灵了。  为此真叫他苦恼万分。  教导主任小何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实在忍不住,就跑到校长室前去问候。  “校长,您看您这毛病这么重,可得上医院看看啊,憋着难受不说,要真是影响了身体……”小何站在关校长办公桌对面,点头哈腰地献着主意。  谁料关校长眼睛一瞪,桌子一拍:“你他妈的——呃——还好意思——呃——说——要不是你——呃——我他妈的——呃——能这样吗?呃——呃——”  何主任愣了,虽说关校长平时总是把自己支使得团团转,甚至连倒个水也打电话叫他,可是他对自己一向言语温和,从来也没有耍过这种态度啊!他想不明白,校长打嗝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还——呃——还说——呃——他妈的——呃——和你——呃——没关系?要不是你——呃——那个电话,我他妈的——呃——能这样吗?——呃——”关校长使劲说着,脸憋得跟猴屁股一样。  “电话?哪个电话?”何主任仍是一头雾水。  “就是——呃——中秋节——呃——那个——呃——”关校长提醒他。  何主任终于想起来了,中秋节那天晚上,他忽然听到一个消息:八年级一个学生跳楼了。他一知道消息,一分钟也没敢耽搁,就赶忙给关校长打电话。  “小何啊!”关校长一拿起听筒,就用他一贯居高临下又热情关切而且略带调侃的声调和他闲聊:“都过节了,怎么就光打个电话问候我啊?也不说拿点儿东西来看看我?我这儿正吃着月饼呢,要不你上我这儿来咱哥俩一块儿喝两杯?别看上头不让发月饼了,咱自个儿还是买得起的。怎么样?我叫你嫂子再整两个菜等着你?”  打电话时,何主任从来不敢和关校长抢话,所以他尽管心里着急,还是耐心地等着关校长把话说完,这才接过话头:“校……校长,喝酒我就不过去了。我正要跟你汇报个事:咱们学校八年级有个学生跳楼了。”  “什么?跳楼了?”听筒那头的关校长顿时怒不可遏,“那你他妈的不早说,这下子我可完了。我……——呃——呃——……”  他的话没等说完,何主任就听到一连串的咳嗽,接着是咣当一下听筒掉落的声音。  何主任吓坏了,他本打算只是告诉关校长一声,要他给这事拿个态度,万一家长找上门来他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没想到这消息会把他吓成这样,何主任不敢怠慢,急忙放下电话,直接打车跑到关校长家去了。  他赶到时,关校长的咳嗽已经止住了,只是整个人都颓倒在沙发里,正不住地打着嗝。  “小何——呃——你来了——呃——来了更好。要不——呃——我也得叫你——呃——……什么时候——呃——的事?”关校长一连串地打着嗝说。  何主任会意,急忙汇报:“就是今天下午啊!”  关校长眉头一皱:“今天——呃——下午?——呃——今天不是——呃——放假吗?”  “是啊!可不是放假嘛!”  “那他——呃——怎么会——呃——来学校——呃——跳楼呢——呃——”  何主任忙解释:“我没说是在学校跳楼啊,他是在……”  一句话还没说完,关校长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那你他妈的——呃——不早说——呃——白给我——呃——吓成这样了——呃——”  何主任发现,说这句话时,关校长的身子已经从沙发里坐起来,而且立刻变得精气十足,刚才那种颓唐的样子一扫而光。  只不过他从此却落下个打嗝的毛病。  可是何主任居然不知就里,还屁颠颠地跑来表示关心,怎么能不叫关校长大发雷霆呢?  原来关校长的病根在这儿呢?一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何主任才真有些慌了神了。他一着急,说起话来也有些颠三倒四:“校……校长您放心,我保证想办法把您这病治好。我就是跑遍全中国,我就是砸锅卖铁……”  关校长又把手一摆:“别——呃——别整那没用的,我也——呃——也不用你——呃——砸锅卖铁,就过几天再看看——呃——,要是没啥事——呃——就算了,要是——呃——还不好的话,你这教导主任——呃——就别当了——呃——”  “呃——”何主任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然后很响亮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嗝。  本来嘛,这打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可是谁想到关校长这一打就是半年。他当然不会因为一句气话就当真撤了何主任的职,可是何主任吃了一惊,自打那天打出个嗝,就也再没有停下过。于是,整个校园每天就都飘荡着关校长和何主任的“呃呃”声,成了学校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下)  转眼间,冬去春来,当人们已经习惯了关校长和何主任此起彼伏的嗝声时,有一天,人们却惊奇地发现,校长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是关校长不在家吗?不对呀,早上明明有人看见他大摇大摆地走进校园的嘛。难道……难道他打嗝的毛病好了?  的确是好了。当久违的关校长再次悄悄走进办公室检查工作纪律的时候,当他再次悄悄走进班级检查课堂纪律的时候,脸上已经完全恢复了从前的那种严肃和高傲,而嗓子里也再没有了那种连续的“呃呃”声。  他的毛病真的好了!可是也没听说过他外出看病的消息啊!他这病是怎么治好的呢?  人们纷纷猜测,而关心的当然是教导主任小何了,他迫不及待地跑到校长室去前去求教。  “校——呃——校长——呃——恭喜了——呃——您——呃——您看您这毛病——呃——说好就好了。您是——呃——是在哪儿看好的,告诉——呃——告诉我,我也好——呃——早点儿——呃——除了这个——呃——这个病根啊。”何主任站在关校长办公桌对面,鞠躬作揖地讨教着。  谁料关校长眼睛一眯,身子向后一靠:“你也看着我这毛病好了?你小子这回把我坑得不轻啊!遭了大半年的罪。要治这毛病还真不太难,就是得找着正经人,找着正经方法。我看啊……你还是再受几天吧!”  何主任哭笑不得:“校——呃——校长啊!您就别——呃——别卖关子了。那回——呃——都是我不对——呃——我知错必改——呃——这回您——呃——您要帮我——呃——帮我把这毛病治好了——呃——,我就是做牛做马——呃——”  关校长把手一挥:“得,得。你可别整这一套,做牛做马?我还得找地方拴你……看在你哥面子上,我就再帮你一回。”  何主任的哥哥是教育局副局长兼纪委书记,他和关校长的私交一直不错,否则关校长也不可能提拔小何当这个教导主任。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工作安排上还是在利益分配上,关校长一直都很照顾他。当然,这也是看在他哥的面子上。  可是何主任却不知道,关校长打嗝的毛病也是他哥治好的。  就在四月一号那天,他哥突然给关校长打了一个电话。  “老何啊——呃——你咋——呃——这么有空呢——呃——……”关校长本想多聊两句,可是一连串的打嗝把后面的话都给噎回去了。  没想到电话那边却传来老何冷冷的声音:“老关啊!咱这关系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你近没得罪啥人吧?”  “得罪——呃——啥人?没——呃——没有啊!”关校长有些莫明其妙。  电话那头老何的声音不再冷冷的了,却是从来没有过的那么严肃:“你没做啥违规违纪的事吧?”  “没呀——呃——到底——呃——到底怎么了——呃——”  老何说:“有些事我也不方便跟你多说,你心里明白就行了。我问你几件事,你可得跟我交个实底,要不然我也帮不了你。”  关校长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急忙表态:“你——呃——你问吧,我都跟你——呃——说实话。”  “那好。你们学校没有违规收费补课吧?”  “没——呃——没有,你们——呃——查完二中——呃——我们——呃——就停了。”  “那没有给学生乱订复习资料吧?”  “没——呃——也没呀,这学期——呃——啥都没敢订——呃——都是——呃——学校自己印题——呃——从办公经费里出的——呃——”  “那学校财务没啥问题吧?”  “没啥问题呀——呃——,有两个老师——呃——有意见要求财务公开的——呃——我都——呃——都想办法给摆平了——呃——”  “近学校没发生啥安全事故吧?”  “没啥事啊——呃——上个月有几个学生——呃——吃坏肚子的,我都给——呃——给安排好了。”  “那你个人生活上没啥问题吧?”  “这个——呃——这个——呃——呃——呃——”关校长顿时觉得后脊背直冒凉风,一时说不出话来,连头都忘了扭开,直接冲着话筒就是一连串的响嗝。  电话那边老何叹了一口气:“那就不好办了。不是我说你,老关啊,你咋不知道加点小心呢?”  关校长打过一阵嗝,这才让头脑冷静下来,试探着问:“问题——呃——不——呃——不严重吧?”  电话那头沉吟了片刻:“这种事你也知道,说严重就严重,说不严重就不严重,你给我交个实底,我也好帮你运作运作,整好了公职是开除不了,校长大概是保不住了。”  关校长顿时如冷水烧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正在心里组织着语言,想着该从谁从哪儿说起,电话那边突然暴出一阵哈哈大笑:“老关啊,愚人节快乐!这么多年你这校长可是没白当,可真是财色双收啊!”  就是这么一个电话,他打嗝的毛病就彻底好了。所以他对何主任说的“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我就再帮你一回”,其实指的就是这事。  可是何主任哪知道这些,他听到关校长嘴里说出“你哥”二字,正在心里洋洋得意着呢,忽然听见关校长接着说话:“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正要找你呢!眼下你打嗝这毛病根本就不算个事,还是想想你自身的毛病吧!这事多亏让我给截下来了,这要是真捅到局里去,就现在这形势,别说是你哥,谁也保不了你,连我都得跟着受牵连。”  一番话说得何主任呆若木鸡,过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双腿一软,一下子就跪在关校长面前了:“校长啊,这回你可得帮帮我啊!我干了这么多年工作,也不容易啊!你说你要不帮我,我还能指着谁呢……”  关校长微笑着,将身子轻轻靠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正动情哭诉的何主任。他发现,说这些话时,何主任的打嗝的毛病已经彻底消失了。 共 41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食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昆明小孩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孟老头

下一篇:岁月菩提树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