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那些打嗝的毛病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18:15 编辑:笔名

(上)  中秋节后,上班天,人们突然发现,关校长不知怎么突然得了个好打嗝的毛病。比如,校门口,有人和他打招呼:“校长早!”他便用一连串的嗝声回应着:“你——呃——早——呃——呃——”  这么一来,平日里不知什么时间就会出现在什么地点,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关校长,他的行踪就再也隐藏不住,人们只要远远地听到那一串嗝声,就准知道是他来了。于是,只要一听见他的嗝声,办公室里正聊天的老师们都赶紧闭了嘴,正玩手机的也都赶紧关了机,一个个捧起教材或是随便哪一本教辅资料,像模像样地钻研起教学来。操场上的学生们更是,只要一听见他的打嗝声,正跑着的便赶紧放慢了脚步,正闹着的也赶紧松开了手脚,一个个正儿八经地迈起方步来。在关校长眼里,整个校园从来都没有过的那么规矩。  不过关校长心里清楚,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他看到的那样。几年来,他都是靠着明察暗访搞突然袭击,了解着全校师生的一举一动,再有针对性地加以管理和约束。可是如今他一有了嗝病,这方法就玩儿不灵了。  为此真叫他苦恼万分。  教导主任小何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实在忍不住,就跑到校长室前去问候。  “校长,您看您这毛病这么重,可得上医院看看啊,憋着难受不说,要真是影响了身体……”小何站在关校长办公桌对面,点头哈腰地献着主意。  谁料关校长眼睛一瞪,桌子一拍:“你他妈的——呃——还好意思——呃——说——要不是你——呃——我他妈的——呃——能这样吗?呃——呃——”  何主任愣了,虽说关校长平时总是把自己支使得团团转,甚至连倒个水也打电话叫他,可是他对自己一向言语温和,从来也没有耍过这种态度啊!他想不明白,校长打嗝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还——呃——还说——呃——他妈的——呃——和你——呃——没关系?要不是你——呃——那个电话,我他妈的——呃——能这样吗?——呃——”关校长使劲说着,脸憋得跟猴屁股一样。  “电话?哪个电话?”何主任仍是一头雾水。  “就是——呃——中秋节——呃——那个——呃——”关校长提醒他。  何主任终于想起来了,中秋节那天晚上,他忽然听到一个消息:八年级一个学生跳楼了。他一知道消息,一分钟也没敢耽搁,就赶忙给关校长打电话。  “小何啊!”关校长一拿起听筒,就用他一贯居高临下又热情关切而且略带调侃的声调和他闲聊:“都过节了,怎么就光打个电话问候我啊?也不说拿点儿东西来看看我?我这儿正吃着月饼呢,要不你上我这儿来咱哥俩一块儿喝两杯?别看上头不让发月饼了,咱自个儿还是买得起的。怎么样?我叫你嫂子再整两个菜等着你?”  打电话时,何主任从来不敢和关校长抢话,所以他尽管心里着急,还是耐心地等着关校长把话说完,这才接过话头:“校……校长,喝酒我就不过去了。我正要跟你汇报个事:咱们学校八年级有个学生跳楼了。”  “什么?跳楼了?”听筒那头的关校长顿时怒不可遏,“那你他妈的不早说,这下子我可完了。我……——呃——呃——……”  他的话没等说完,何主任就听到一连串的咳嗽,接着是咣当一下听筒掉落的声音。  何主任吓坏了,他本打算只是告诉关校长一声,要他给这事拿个态度,万一家长找上门来他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没想到这消息会把他吓成这样,何主任不敢怠慢,急忙放下电话,直接打车跑到关校长家去了。  他赶到时,关校长的咳嗽已经止住了,只是整个人都颓倒在沙发里,正不住地打着嗝。  “小何——呃——你来了——呃——来了更好。要不——呃——我也得叫你——呃——……什么时候——呃——的事?”关校长一连串地打着嗝说。  何主任会意,急忙汇报:“就是今天下午啊!”  关校长眉头一皱:“今天——呃——下午?——呃——今天不是——呃——放假吗?”  “是啊!可不是放假嘛!”  “那他——呃——怎么会——呃——来学校——呃——跳楼呢——呃——”  何主任忙解释:“我没说是在学校跳楼啊,他是在……”  一句话还没说完,关校长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那你他妈的——呃——不早说——呃——白给我——呃——吓成这样了——呃——”  何主任发现,说这句话时,关校长的身子已经从沙发里坐起来,而且立刻变得精气十足,刚才那种颓唐的样子一扫而光。  只不过他从此却落下个打嗝的毛病。  可是何主任居然不知就里,还屁颠颠地跑来表示关心,怎么能不叫关校长大发雷霆呢?  原来关校长的病根在这儿呢?一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何主任才真有些慌了神了。他一着急,说起话来也有些颠三倒四:“校……校长您放心,我保证想办法把您这病治好。我就是跑遍全中国,我就是砸锅卖铁……”  关校长又把手一摆:“别——呃——别整那没用的,我也——呃——也不用你——呃——砸锅卖铁,就过几天再看看——呃——,要是没啥事——呃——就算了,要是——呃——还不好的话,你这教导主任——呃——就别当了——呃——”  “呃——”何主任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然后很响亮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嗝。  本来嘛,这打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可是谁想到关校长这一打就是半年。他当然不会因为一句气话就当真撤了何主任的职,可是何主任吃了一惊,自打那天打出个嗝,就也再没有停下过。于是,整个校园每天就都飘荡着关校长和何主任的“呃呃”声,成了学校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下)  转眼间,冬去春来,当人们已经习惯了关校长和何主任此起彼伏的嗝声时,有一天,人们却惊奇地发现,校长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是关校长不在家吗?不对呀,早上明明有人看见他大摇大摆地走进校园的嘛。难道……难道他打嗝的毛病好了?  的确是好了。当久违的关校长再次悄悄走进办公室检查工作纪律的时候,当他再次悄悄走进班级检查课堂纪律的时候,脸上已经完全恢复了从前的那种严肃和高傲,而嗓子里也再没有了那种连续的“呃呃”声。  他的毛病真的好了!可是也没听说过他外出看病的消息啊!他这病是怎么治好的呢?  人们纷纷猜测,而关心的当然是教导主任小何了,他迫不及待地跑到校长室去前去求教。  “校——呃——校长——呃——恭喜了——呃——您——呃——您看您这毛病——呃——说好就好了。您是——呃——是在哪儿看好的,告诉——呃——告诉我,我也好——呃——早点儿——呃——除了这个——呃——这个病根啊。”何主任站在关校长办公桌对面,鞠躬作揖地讨教着。  谁料关校长眼睛一眯,身子向后一靠:“你也看着我这毛病好了?你小子这回把我坑得不轻啊!遭了大半年的罪。要治这毛病还真不太难,就是得找着正经人,找着正经方法。我看啊……你还是再受几天吧!”  何主任哭笑不得:“校——呃——校长啊!您就别——呃——别卖关子了。那回——呃——都是我不对——呃——我知错必改——呃——这回您——呃——您要帮我——呃——帮我把这毛病治好了——呃——,我就是做牛做马——呃——”  关校长把手一挥:“得,得。你可别整这一套,做牛做马?我还得找地方拴你……看在你哥面子上,我就再帮你一回。”  何主任的哥哥是教育局副局长兼纪委书记,他和关校长的私交一直不错,否则关校长也不可能提拔小何当这个教导主任。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工作安排上还是在利益分配上,关校长一直都很照顾他。当然,这也是看在他哥的面子上。  可是何主任却不知道,关校长打嗝的毛病也是他哥治好的。  就在四月一号那天,他哥突然给关校长打了一个电话。  “老何啊——呃——你咋——呃——这么有空呢——呃——……”关校长本想多聊两句,可是一连串的打嗝把后面的话都给噎回去了。  没想到电话那边却传来老何冷冷的声音:“老关啊!咱这关系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你近没得罪啥人吧?”  “得罪——呃——啥人?没——呃——没有啊!”关校长有些莫明其妙。  电话那头老何的声音不再冷冷的了,却是从来没有过的那么严肃:“你没做啥违规违纪的事吧?”  “没呀——呃——到底——呃——到底怎么了——呃——”  老何说:“有些事我也不方便跟你多说,你心里明白就行了。我问你几件事,你可得跟我交个实底,要不然我也帮不了你。”  关校长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急忙表态:“你——呃——你问吧,我都跟你——呃——说实话。”  “那好。你们学校没有违规收费补课吧?”  “没——呃——没有,你们——呃——查完二中——呃——我们——呃——就停了。”  “那没有给学生乱订复习资料吧?”  “没——呃——也没呀,这学期——呃——啥都没敢订——呃——都是——呃——学校自己印题——呃——从办公经费里出的——呃——”  “那学校财务没啥问题吧?”  “没啥问题呀——呃——,有两个老师——呃——有意见要求财务公开的——呃——我都——呃——都想办法给摆平了——呃——”  “近学校没发生啥安全事故吧?”  “没啥事啊——呃——上个月有几个学生——呃——吃坏肚子的,我都给——呃——给安排好了。”  “那你个人生活上没啥问题吧?”  “这个——呃——这个——呃——呃——呃——”关校长顿时觉得后脊背直冒凉风,一时说不出话来,连头都忘了扭开,直接冲着话筒就是一连串的响嗝。  电话那边老何叹了一口气:“那就不好办了。不是我说你,老关啊,你咋不知道加点小心呢?”  关校长打过一阵嗝,这才让头脑冷静下来,试探着问:“问题——呃——不——呃——不严重吧?”  电话那头沉吟了片刻:“这种事你也知道,说严重就严重,说不严重就不严重,你给我交个实底,我也好帮你运作运作,整好了公职是开除不了,校长大概是保不住了。”  关校长顿时如冷水烧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正在心里组织着语言,想着该从谁从哪儿说起,电话那边突然暴出一阵哈哈大笑:“老关啊,愚人节快乐!这么多年你这校长可是没白当,可真是财色双收啊!”  就是这么一个电话,他打嗝的毛病就彻底好了。所以他对何主任说的“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我就再帮你一回”,其实指的就是这事。  可是何主任哪知道这些,他听到关校长嘴里说出“你哥”二字,正在心里洋洋得意着呢,忽然听见关校长接着说话:“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正要找你呢!眼下你打嗝这毛病根本就不算个事,还是想想你自身的毛病吧!这事多亏让我给截下来了,这要是真捅到局里去,就现在这形势,别说是你哥,谁也保不了你,连我都得跟着受牵连。”  一番话说得何主任呆若木鸡,过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双腿一软,一下子就跪在关校长面前了:“校长啊,这回你可得帮帮我啊!我干了这么多年工作,也不容易啊!你说你要不帮我,我还能指着谁呢……”  关校长微笑着,将身子轻轻靠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正动情哭诉的何主任。他发现,说这些话时,何主任的打嗝的毛病已经彻底消失了。 共 41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食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昆明小孩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孟老头

下一篇:岁月菩提树下1

友情链接
嘉峪关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房缺医院 拉萨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澄迈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潍坊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忻州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北屯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景德镇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有哪些三乙医院 澳门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长春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有哪些一乙医院 漯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有哪些三级医院 长春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一丙医院 海口有哪些二乙医院 公主岭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昭通有哪些三丙医院 丽江综合医院哪家好 北海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其他医院哪家好 临沧有哪些一乙医院 和田中医医院哪家好 广元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其他医院哪家好 达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琼中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大理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商洛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梧州有哪些IMCC医院 海北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宜昌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有哪些综合医院 天水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仙桃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有哪些三丙医院 广州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眼底医院哪家好 庆阳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临沧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德宏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桂林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有哪些一丙医院 西藏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梧州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有哪些三级医院 成都房缺医院哪家好 铜仁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鸡西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宁夏房缺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有哪些三甲医院 海南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外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眼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大庆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德阳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有哪些三乙医院 东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三丙医院 七台河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眼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七台河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二甲医院 贺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全科医院 山南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