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神奇铁匠铺第196章三色小鱼

发布时间:2020-01-24 22:33:52 编辑:笔名

神奇铁匠铺 第196章 三色小鱼

张冶通过神念一直留意着灵台宗的队伍,偶尔也会暗中帮扶一把,但没多久,张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更新快

譬如,一只堪比元婴修士的巨熊忽然冲向灵台修士,那唐唐悍不惧死,拿着飞剑就要上去和巨熊拼命,黄斗等人拉都拉不住。张冶察觉之后,直接以神念吓跑了巨熊,但唐唐觉得是自己的王霸之气侧漏,更是耀武扬威的向着升仙岛核心开进。

如此几次之后,灵台修士没有一点畏惧,以为升仙岛不过如此,更是加快了作死的脚步,看到野猪就去追,看到老虎就去打,玩得不亦乐乎……

张冶累得要死要活,发现这个事与愿违的结果后,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所以说,孩子不能惯,否则就会出现熊孩子。

就在这时,唐唐他们发现了一个跟房子般大小的蜂巢,一脸兴奋:“大补啊,咱们去掏蜂蜜!”

张冶探查了一下蜂兽的强度,除了蜂王有所威胁,其他的工蜂并不能对金丹修士造成致命伤害,所以张冶决定袖手旁观了,给灵台修士一个教训也好。

唐唐一马当先,对着蜂巢吼了一嗓子,以为那些蜂兽会像之前的异兽吓得屁滚尿流,不曾想,拳头那么大的蜂兽,嗡嗡的飞出来几千只,把唐唐等人扎得哭爹喊娘,面目全非,向着外面逃窜。

张冶忍着笑意,这下知道厉害不敢作死了吧?

张冶赶走了灵台宗这几个作死的小伙伴,殊不知自己也是个作死达人,继续深入。

不多时,张冶感觉到有人在打斗,他本来是不想管的,但神念一探查,竟然是天兵阁!

嚯嚯,虽然隔了一夜,但老子记仇啊!

张冶人模狗样,不对,大模大样的赶了过去:“都他妈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呢?”

天兵阁的修士正和一群蓝衣修士打斗,听到张冶的怒吼,纷纷停了下来。

蓝衣修士看到张冶,当即委屈道:“神奇主席,那棵千年血参明明是我们先看到的,天兵阁却要动手抢夺。”

张冶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天兵阁的修士:“本座痛恨杀人夺宝的行径,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违抗本座的命令?”

天兵阁的修士吓了一哆嗦,也不敢狡辩,磕头求饶。

“好,本座给你们一个机会,倘若再有下次,打断手脚,丢到升仙湖喂鱼!”张冶自然要给他们机会,不然怎么玩得尽兴。

蓝衣修士得到了血参,和张冶告谢后兴奋离去,而张冶也假装离开,实际上在暗处盯着天兵阁。

天兵阁的修士见没了人,才从地上站起,骂了两句倒霉,随后换了个方向,继续深入。

天兵阁的修士以为这样就能摆脱神奇道人,殊不知,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天兵阁修士又碰到了一个宗门正在采集灵药,冲上去就准备抢,还没打起来,神奇道人适时出现,从天兵阁养的鸡一直骂到了天兵老祖。

天兵阁修士们唯唯诺诺,张冶话锋一转,又放了他们一马。

天兵阁觉得大难不死,毕竟神奇道人说过他们再抢东西就丢湖里喂鱼,被神奇道人放过,心底里还生了一丝感激。

天兵阁修士折了个方向,不敢再去打劫,抓紧时间自己挖掘灵药。

折腾了半个时辰,运气不错,碰上了一株仙草,就要挖掘,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次不是他们抢别人的,而是碰上别人抢他们的。

双方人马战作一团,神奇道人再次出现,天兵阁修士各种哭嚎卖惨,张冶把仙草揣进了乾坤袋:“既然你们都说是自己先看到的,本座也难以抉择,这样吧,充公好了。”

张冶看天兵阁修士一脸吃屎的样子,问道:“怎么?对本座的判决不服?”

“服!”天兵阁修士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个字,你他妈好歹也是个升仙大会的主席,用得着和小辈抢东西?

“既然服,还不夸本座?”张冶背着手,一副等拍马屁的样子。

两个修士伤势发作当场喷血昏迷,心志坚定的几个,说完奉承话后,也状若疯魔……

就这样,张冶整整搞了天兵阁一天,气出得差不多了,才勉强放了他们一马。

穿过危机四伏的丛林,张冶来到了升仙岛核心地带,这里有一汪潭水,灵气充沛得令人发指,但周围却没有植被或者异兽。

据说这汪潭水,是整个升仙岛灵气的来源,别看小潭古井无波的样子,但这里是升仙岛凶险的地方,所以草木不生,异兽无存。

至于如何凶险,稍后自然揭晓。

小潭附近,已有几队宗门修士驻扎,众人脸色都有些严肃,见到张冶,才略有缓和,躬身行礼:“神奇主席。”

张冶嗯了一声,来到深潭边,往里面看去,有数十条金色、银色、黑色三种颜色的小鱼在里面畅游。

修士们来到这儿,只因一个传言,只要金丹修士吃下这深潭里的一条黑色小鱼,修为立刻突破为元婴;吃下银色小鱼,修为突破炼虚境;至于金色小鱼,则能突破化神境。

顺带一提,升仙岛是不是飞升仙界的大能留下的道场很难说,但升仙岛这个名字,很大原因来自于这三色小鱼,寓意是吃下它们,得道成仙。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这么逆天,那赶紧去抓鱼啊,还愣着干什么?这就得说一下凶险了。

这汪深潭,有两个古怪。个古怪,任何物品进入其中,都会被潭水溶解消化,再厉害的法宝也不例外。

第二个古怪,这么强的溶解性,但对人的肉身却没有伤害,实在令人费解。

因此,想要捕鱼,不能借助任何工具,修士们只能跳进水潭里去抓,危险也就因此而来。

这潭水深不可测,据说底部与升仙湖相连,有潮汐起落,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一旦修士跳进湖水捕鱼,往往会引发潮汐,一潭水都会被抽干,等潭水充盈的时候,三色小鱼还在,修士却不见踪影。

若三色小鱼的功效只是传言,修士们断然不会铤而走险,但关键是天道宗门现在还有不少人,就是因为运气好,吃了三色小鱼而突破境界,显赫一时。

所以哪怕是万中无一的机会,也有修士为之拼命。

修士们隔着点距离观察小池,因为落潮的时候,会有飓风,站得太近也会被吸进去。

张冶丢进去几块石头,掀起了几道涟漪,三色小鱼被惊动,四处逃窜了一阵,而那几块石头很快就被腐蚀消解。

张冶结合传闻和看到的这一切,他觉得这汪潭水有些像十万大山的祖血池,都有腐蚀性,但又有很多不同。

譬如,为什么三色小鱼和修士的肉身不会被腐蚀?那潮汐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张冶来这儿的目的,不是搞科研的,就是看看能不能收获几条三色小鱼。

张冶拿出一件昨天打造好的状法宝,虽然没有附灵,但也是货真价实的王器。结果丢进潭水,堂堂王器,竟然和石头没有任何区别,迅速腐蚀消融。

张冶心道还好没有直接把王鼎或者龙纹骨刀丢进去实验,否则只能给阿花或者团子开追悼会了。

张冶又尝试施展法术御水,但这潭水仿佛免疫术法,张冶把准备的各类手段用上,都无能为力,除了一种。

张冶正要尝试,一个修士过来说道:“神奇主席,我要下水了,还请见谅。”

意思是希望张冶不要打搅,毕竟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张冶不敢乱来,只好等会儿再试。

男修士卸掉了衣服,并向同门交代了后事,同门带着哭腔劝道:“师兄,你只要好好修行,我相信你一定能修炼到化神境界的,何必冒这个险?”

“是一百年还是一千年?她可等不到那个时候。”男修士看向远方,有一抹思念,随即毅然决然的跳进水潭。

张冶叹息一声,没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又有谁会愿意拿命换前程呢?

男修士是本次升仙大会个跳进水潭捕鱼的,岸上的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他。

男修士本来留了块遮羞布,但被潭水迅速溶解,他面色有些羞红,不过现在也不是在乎这个的时候,当即扎了个猛子,去追捕鱼群。

金银黑三色小鱼四处逃窜,男修士每次刚要抓到一条,就被其逃脱,岸上修士无不为其捏了把汗。

可能功夫不负有心人吧,男修士忽然抓到了一条银色小鱼,岸上的人为他欢呼,男修士则有些不满足的看了一眼远去的金色小鱼。

他的同门喊道:“师兄,够了,快上岸!”

男修士也明白抓到银色小鱼已经不容易了,当即钻出水面,他的同门兴奋的带着衣服去迎接,但异变突生,潭水忽然被抽干,狂风四起,本来都快爬上岸的男修士连带着迎接他的师弟一起被吸入深潭。

“师兄!”同门悲鸣,其他宗门修士也兔死狐悲,明明都到手了,还是没能斗过这深潭。

张冶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后背发凉,哪怕是他这个元婴修士,也无法逃脱那恐怖的吸力。

黑洞洞的潭底,到底有什么?

咕咚咕咚,潭水很快回涨起来,三色小鱼欢快的游着泳,但再也没有那师兄弟的影子。

长春华山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东院怎么样
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六盘水专科医院
广州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