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06:15 编辑:笔名

一  “乐小信,你给我站住!”  “不哩.我才不让你抓到我呢!“女孩铃儿般的笑声在风中荡漾。春天,花一样的季节。在这简陋的小院里。永远都会上演一场男孩追着女孩的片段。而就是在这重重复复的片段里。时光就这样简单的流逝了  原本以为,永远都会这样。和着我的若其哥永远到天荒地老。  六岁那年,不能忘记,不能忘记当若其哥抚摩着我的头:“小信,你好美。”  我当时的心情是那么的兴奋,说了一句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那你长大,要娶我当老婆。”  没想到若其哥一口就答应:“好!”  他不知道当时的一句玩笑话,早已在一个少女的心中深深地埋下了根。  一直盼望着,一直盼望着长大。不是希望独立,而是梦中早已幻想了无数次的婚礼。  在西式的教堂,穿着白色的婚纱,一起和若其哥步向婚礼的殿堂,走向幸福。  就这样,在这少女的梦想中,一直度过了十年。  我十六岁了,若其哥十八岁了。在我微带幸福的许愿我十八岁的到来时。  一天,己花了一上午才做出来的中餐去找若其哥时。在校园的门口,我看到若其哥和一个穿着白色泡泡裙的女孩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他们还亲昵的手牵着手,我迈着无力的脚走向他们,苦涩笑着:“若其哥,这位是?”“小信,她是林雪,我的女朋友。”若其哥微笑着看着我,“对了,小信,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没什么~”我无力地挥了挥手,然后飞快地跑开了他们。若其看着小信这么奇怪的举动,刚想去追她,却被林雪一手拦住,是啊!自己不再是以前的若其了,不能再去照顾小信了。  我跑了好久好久,然后渐渐地停下脚步。看了看身后,若其哥还是没有追来。泪水就在此时,崩溃了。林雪,因为她的出现。让我们的世界,一切都乱了。若其哥不会再来了,现在他的身边应该有她的陪伴吧!不再需要我了,不再需要我了。  走在以前的小院子里,看着那个秋千,那上面有着我们美好的回忆。有着一个女孩关于一生的梦。我悲哀的笑了笑,看着眼前的枯黄的叶子在风中旋转。泪,再一次的流下。  第二天,若其哥找到了我。他问我,昨天为什么突然跑掉了。  我在心中冷冷地笑了一声,昨天的问题,还需要今天问我吗?  我看着若其哥,沉默了。  “你爱我吗?真的,你爱我吗?”  若其哥摩着我的头说,笑眯眯的看着我:“当然爱小信了,而且很爱很爱,就像哥哥爱妹妹一样了。小信,你是我永远的妹妹。”  原来,终究是妹妹啊!对不起,是我想错了。可是,若其哥,我要的不是那种爱,不是。我想问的是,你的爱是不是男女之间的爱。可是,真的不是。那么,就此让我退出你的世界吧!  “若其哥,不要来找我了。好吗?”  “为什么?”他不解的问。  “没有什么,就是不想见到你。”我看着地板。  若其抓住我的手臂,“不可能,告诉我。小信,你怎么了?”  “好!我告诉你,我讨厌你,讨厌你。”泪再一次侵虐了我的脸庞。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小信不会是这样的。”若其竟还笑着说“告诉我,小信。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地刺进一刀,然后再生生地拔出来。  我咬紧嘴唇,一字一顿地说:“我、讨、厌、你!”  “你骗我,对吧?”若其不相信的看着我。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若其,真的很不忍心伤害他,算了,索性欺骗到底吧:“你知不知道?你给我的那些,我一点都不需要。我也不稀罕你的爱,真的,很讨厌你。所以,请你离我远点。好吗?”当说完这些话时,心好象被痛痛的撕裂。天使,请保佑我的这次欺骗能够得逞吧。  “对不起,当初一直都没有跟你说?对不起。”  说着这一句话时,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那一刻,胸口沉淀了许久的东西全在翻滚上涌,嗓子难受的不行,只能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左手,直到指甲都快嵌进皮肤里。我的若其哥啊。容我一次这样叫你吧。从此以后,你不再属于我。  “小信啊,你一定要幸福呀!”  看着若其哥失魂落魄的一个人离开的背影,泪水划落脸落下地板,就象流星划落星际。对不起!若其,对不起!因为我很爱你,可是你的爱终归不是我。我不想,不想对一个把我当作妹妹的男孩进行伤害。所有的痛苦,都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吧!若其啊,要按时吃饭,要照顾好自己。我不再在学校门口傻傻地等着若其了,纵使相遇,也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我们就象那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不再有任何的交集。  因为爱,所以放手  Lovehim,justleihimgo.  若其啊,没有你我有什么幸福可言。你温暖的双手是我一辈子都不想放开的。可是面对现实,我不得不松开。因为你已经有林雪,那个女人。恨我吧!不要给我祝福,我已经无力承受这么承重的你的真心。恨我,然后慢慢忘记我的负心妹妹,把我彻底逐出你的世界。以后相遇,只是礼貌的陌生人就好。可是我不会忘记你,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注视你的一举一动。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只是你不必知晓。  从此,若其哥的背后永远都不会有一个小小的女孩跟着他。换的,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她的美,美得惊心动魄。  我知道,我根本就比不上她。但是,每次总还是会习惯性地在人群中搜索若其的身影。他的车很旧。很破。以前,那是我的独有专坐,喜欢靠在若其哥的背上,然后向他述说学校发生的趣事,喜欢做在上面,招摇过市。  可是,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我了。他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了。我呢?何时才能找到我幸福的归处。  二  习惯了一个人独自走在街头,看着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下的红男绿女,看着喧嚣的城市,仿佛一切都与我隔绝。现在的我不似从前那个快乐的女孩,渐渐地嘴角已经没有了弧度。喜欢在网上肆意的浏览,喜欢在街头漫无目的的走。我曾想过解脱,可是终究是放不下,放不下以前。  也是与从前一样,在街边走着,路过一家小店,看到店外那夹杂着淡淡忧伤的装潢,我走了进去。里面摆满了各种花式的糖,小时侯,我就很喜欢吃糖。不是因为糖好吃,而是若其总会象我的哥哥一样,喂到我的嘴中。这么多年了,我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只是因为若其的离去,我渐渐封闭了自己。呵!又想起了那个人了。  轻轻地抚摩着糖,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一篇小说,我们是糖,甜到忧伤。那就让我忧伤一次吧!我精心地选取了各种甜的,酸的颗粒糖。拿着我的胜利果实去找店主,“老板,我来买忧伤。”眼前的小伙子很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他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老板,我来买糖。”为了已防他不清楚,我隆重的再告诉了他一遍。“奥!好,好。”他似乎才反应过来。哎~!真是个木呐的小伙子。不知不觉,我的嘴角又有了弧度。原来,失去他我也会笑。  从此,我就在那个小店定居了。每天都喜欢到那个小店里买糖,然后和那个叫宋臣风的男孩一起分享糖的忧伤与甜蜜。我喜欢叫他臣风,我的臣风。而他总是淡淡的笑,仿佛他天生就不爱说话。  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快乐。不过心中总是忘不了那个人,那个有着林雪的“哥哥”,或许是他更愿意我叫他哥哥吧。直到有一天,臣风拉住我的手,一脸镇定的看者我:“小信,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不知道为什么,但看到他那一脸期盼的表情,我甜甜地点了点头。随着车子在道路的奔驰,看者车后的尘土飞扬,我在思索着他到底要带我到哪去,反而脑子越想越乱,我摇了摇脑袋,算了!不想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臣风轻轻地唤了声:“小信,到了。”我走下车,看到一片金色的海洋,我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再次揉了揉眼睛。原来,真的,真的是向日葵。有一次,我对臣风说:“你知道向日葵吗?”那次,他没有回答。我以为他都不记得了,原来我说的每一句,他都记得,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刻,泪水再次为一个男孩而流.在孤单的时候,是他陪我度过了难关。在痛苦的时候,是他陪我找到了幸福。  看着金灿灿的向日葵,我奔向了海洋。在温暖的阳光下,馨香的向日葵,我迷失了自己,我忘记了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很幸福,很幸福。在风中,我咧开了我大大的嘴巴,肆无忌惮的笑,笑的让上帝也羡慕,却不知不觉湿透了衣杉,一切的苦就在此进行全部的释放。金黄的向日葵,承载着我的梦想与我的希望。  臣风看着眼前的小信,似乎不是当初来找他买糖的小信。那天,他正在看店,只看见一个瘦小的女孩,对他说,她来买忧伤。他从来没有见到过那样的女孩,仿佛她天生就需要别人来保护的。特别是她的那双忧郁的眼神,夹杂着太多的痛太多的磨难。当他看到小信眼的时候,他就决定,他要一辈子守护他。尽管她不爱自己,也要。  因为当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缘分,或许就是这么奇妙。  唇轻微的一动,“我们交往吧!”  尽管很轻,轻的让我无法听到。终,还是知道了。胸口一窒,心口的震惊多过疼痛。  “对不起,我们不能。”在浮动着暗香的风中,女孩的声音,艰涩的空灵.  他低下头,额头的刘海遮住那忧伤的双眸,叹息声,轻轻的。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好的朋友啊!”  “是啊!很好的朋友。”很好的朋友啊……真的能做吗?  如血的残阳,为他勾勒出一道奇异的纯金色轮廓,使得那个消瘦而孤寂的人,看起来,矜贵得仿佛是个王子.那是即使穿着乞儿的衣服,都无法掩藏的高贵,那是流淌在血液中的,与众不同。  我真的不配,不配爱上你,因为我,是一个爱上别人的女孩,对不起,当那个男人占据我的心,我已经无法再爱上别人了。对不起……  臣风,我希望你能够幸福,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公主.如果真的有天使,那么天使我希望他们和你,都可以幸福。这是我的愿望。  三年后.  向日葵又开了,挟着悠人的淡香,带来了只属于初春的微凉.我一个人寂寂地走在向日葵的花海里.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我生命中遇到的两个重要的男人,一个是我深爱的他,另一个是深爱我的他,不过都被残忍的推开.不过这样也好,我是一个不可能得到幸福的人.就放开手让他们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就让我一个人来等待黎明的到来吧,  END....... 共 40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要怎样治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