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郑赤琰反国教者故意曲解一国两制

2018-12-03 16:07:27

郑赤琰:反国教者故意曲解“一国两制”

2012年年中,在特区政府准备了好几年的国民教育科正计划全面推行时,反国民教育者组织了一批群众包围政府总部,还四出阻止学校接受政府拟推行的计划。教育局有见于计划推行有阻力,答应将计划延后。

事过三年,今次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与全国政协两会期间,有鉴于在占中/占领期间,一些青年学生参与其中,还成为雨伞革命的主力。港区的两会代表有人提出有必要在港推行国民教育,否则本港青年学子对国家将有认识上的隔膜,因此也难望青年一代对国家认同,如果连认同也欠奉,更遑论效忠国家了。

正如2012年那样,这次反国教者再次发动言论,表明要坚决反对到底。正同上次那样,这次反对的说法直指在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的规定下,香港的体制得到宪制保障,教育既然是体制的重要一环,香港人的核心价值必须要由教育去承先启后,不容内地的那套教育拿来香港传授,否则便让内地的教育吃掉香港的教育,这是破坏一国两制的承诺。

两制化自欺欺亾

乍听起来,这说法似乎无懈可击,实则是曲解一国两制,因为必须在一国的前提下去解说两制,否则如果不以国家作前提而把两制分别孤立去看,不但教育可以不必考虑国家的存在,其他一切政治、经济、社会、金融与外交等重大领域的议题,都可以不必考虑国家的存在。这一来,香港的权利便可完全来自香港这个制度,而不是来自国家的认可或授权。再进一步去看,香港这一制可以让香港完全摆脱国家的规范的话,香港便成了实实在在的独立主权国了。也正是因为港人中有人把两制下的香港这一制化,而不是相对化,所以便有人根据这谬误的逻辑进一步延伸为港独有理了!

事实上,基本法规定下的两制是以国家为前提,而且在头两章界定国家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主权的原则,两制中的香港制度是在特别行政区的框架下给予原有制度五十年不变,换言之,香港这一制在特许条例下维持下去,五十年后要不要终结,到时代表国家的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当会另行决定,总之,香港这一制的存废是国家去决定,而不是由港人自决。因此抛离一国的前提去看香港制度独立存在,而不受国家规范,那是自欺欺人。

国民教育既然是教育国民对国家的认识、认同,到对国家的忠诚。那是每个国家对国民的基本要求,国民接受国民教育是国民无法摆脱的。这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通例,尤其是刚从殖民地统治脱离出来的新兴国家,更是会当成国家对其国民的首要教育工作。不但在课堂上把自己国家的语言、文化、地理、民族、历史等,所有有助国家团结的教材都会编入国民教育课去。不但在课堂上传授,也会用其他身教方法去强化其国民教育,例如在全国各种公众重大活动加插唱国歌、升国旗以示对国家的敬重,甚至为了加强年轻人对国服务与效忠,还会强制服兵役。

只要港人讲客观、讲理性,便不难从中理出一个是非黑白,好好把国民教育理出一个头绪,从中分别什么是知识教育,什么是国民教育,什么又是专业教育,不要不分青红皂白,一说到有关认识、认同,忠诚爱国的教育便盲目加以拒绝,加以污名化,教师持这态度,是误人子弟,家长持这态度,是教子无方,民主如美国,也不会有这样的老师与家长!

反国教的叛国罪危险

反对国民教育者还经常辩说:政府推行国民教育无非要教育国民效忠政府,通过国民教育去愚民,教国民盲目遵从政府。这又是自欺欺人的歪理。

近代所有开放社会通过种种国际管道,例如外交、旅游、贸易、教育、社交,各种选举制度等等,都早已教会大家如何分别政府与国家,认识两者不等同。不同意政府,甚至反政府,可以换掉政府,但不会教人因为反政府而致反国家,除非他们有意识想借反政府去推翻国家另行立国,像台湾政党便有这种行为。由此可见,反国民教育的行为要不是糊涂到政府与国家不分,便是装糊涂想藉反国教去反国家另求独立建国。这是危险的,因为叛国罪无人敢声援,反政府罪行还可当政治犯得到同情。(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前政治系主任)

神笔马良
玻璃切割机
维娜芬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