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丰年仍须管好粮价

发布时间:2018-12-14 03:01:37 编辑:笔名

丰年仍须管好粮价_粮食及制品

在10月份CPI上涨因素中,食品类上涨10.1%,是物价上涨的主要推手。因此,粮价能否稳定便成为人们必须重视的问题——

■ 本报 鄢来雄/文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CPI同比上涨4.4%,创25个月新高。在新涨价因素中,食品类价格上涨10.1%,贡献率在74%。在当前物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要高度重视粮食安全,防止作为“百价之基”的粮食价格过快上涨成为物价上涨的主要推手,确保经济平稳运行。

粮食生产“七连增”预期有利于稳定粮价

日前,国务院出台16项措施稳定物价,其中一条就是落实“米袋子”省长负责制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随着秋粮丰收,我国即将实现粮食生产的“七连增”,这将大大减轻粮价上涨的压力。 据农业部官员预测,今年我国粮食总产量有望在去年10616亿斤的基础上再增200亿斤左右。我国粮食将实现连续7年丰收,总量连续4年在1万亿斤以上。这将是1958年以来的次,无疑有利于稳定粮价,粮价稳则百价稳,粮价稳则百姓安。粮食生产“七连增”预期让全社会吃了一颗“定心丸”。

与往年相比,今年的粮食增产更加来之不易。一是各种重大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影响范围广。二是粮食生产成本不断提高,不仅各种物质投入不断增加,而且劳动力的成本也随着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的增加而不断增加。三是粮食生产基数高,保持在高水平上不容易。

粮食生产有望实现“七连增”,得益于以下几个主要因素:一是国家强农惠农政策支持,这是粮食连续增产的关键因素。今年中央财政安排“三农”支出8183亿元,比上年增加了930亿元,增长了12.8%。在这个基础上,中央又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4月份财政增加70.8亿元专项资金用于扶持农业生产。同时,国家继续提高小麦、稻谷收购价,实施大豆、油菜籽收储政策。这一系列政策大大调动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二是各级地方政府比较好地落实了中央制定的这些重大政策。三是粮食播种面积的增加有效提高了粮食总产,今年虽然夏粮较上年减产8亿斤,是夏粮7年来的首次减产,但是,全国秋粮播种面积11.49亿亩,比去年增加1300万亩。四是科技助推粮食增产。近年来我国粮食增产数量的2/3依赖于单产水平的提高。今年科技在减少灾害损失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有效应对西南地区的严重旱情和东北、南方的洪涝灾害,各级农业部门及时调整技术方案,依靠科技抗灾减灾。如,小麦弱转壮、水改旱、早翻晚、晚稻促生长、促早熟等技术措施,对挽回灾害损失,促进粮食稳定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五是灾情在后期有所减弱,给秋粮增产带来转机。

农业灾害的危害有“雨涝一条线,旱灾一大片”之说。年初,西南地区旱情严重,虽然影响面广,但是主要是影响了夏粮生产,而且对粮食主产区的生产影响不大。年中的东北、南方洪涝灾害,影响面相对要小,时间不长,对秋粮没有大的影响。全年粮食生产仍将获得大丰收。

从库存消费比看,近年来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库存充裕,库存消费比达40%以上,大大超过国际公认的17%-18%的安全线水平,因此,继续保持粮食价格稳定是有把握的。

粮价适度上涨有利于粮食安全

不过,在全球的大环境下看,粮食价格仍可能处于上升趋势。国家发改委日前发布报告指出,在三季度迅速上涨后,四季度国际粮价仍将高位运行。国家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国际粮价9月份现货和期货价格比6月分别上涨20.9%、46.9%,比去年底分别上涨11.6%、31.3%。其中,小麦现货、期货价格比去年底分别上涨21.5%、37.5%;玉米现货、期货价格比去年底分别上涨10.8%、19.0%。

国家发改委报告还指出,由于俄罗斯等国及美国大豆主产区遭遇高温干旱天气,巴基斯坦遭遇严重洪涝灾害,引发市场对下年度农产品产量下降的担忧,预计后期粮食价格将继续保持高位运行。 美国农业部近期发布的报告也指出,年度粮食产量有所下降,并且低于需求量,库存降幅较大。报告预测,新年度世界谷物产量下降2.03%,需求增加1.87%,期末库存量比上年度减少9.87%,其中,小麦、玉米、大米产量均低于需求量,这将使粮食价格保持高位,并有可能继续上涨。

从国内的情况来看,今年以来我国粮价平均涨幅不小,6月份,我国主产区稻谷平均收购价同比上涨10.42%。粮食价格的适度上涨,有利于农民增收,保护农民利益,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有利于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发展。但是,粮价上涨势必会增加城镇困难家庭的生活负担。因此,我们既要调动农民的积极性,让粮价上涨的实惠真正落到农民手中,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又要保证宏观调控目标的实现,维护市场稳定,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既要防止粮价大幅度上涨,也要防止粮价大幅度下跌。

稳定粮价须管理好通胀预期

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今年我国粮价上涨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既有生产成本推动、需求增长拉动、品种结构矛盾方面的原因,也有通胀预期、流动性过剩、国际市场传导、心理预期和资金炒作等方面的原因。当前,我们更要关注资金炒作粮食等农作物产品,管理好通胀预期。

今年以来,出于对“大灾之年”粮食减产和通胀预期的担心,各类贸易、加工、养殖企业普遍进入了“增加库存过程”,大量资金包括一些外资企业在中国粮食领域“跑马圈地”,进入粮食收购、储存、营销、加工等环节,从而抬高了粮价。而随着粮价上升,农民产生惜售心理,反过来进一步推高粮价。今年2月份和6月份玉米的价格波动为明显,4个月中平均收购价格累计上涨高达12.9%,仅6月份单月就上涨了4.24%。

对此,我国政府正在出台多种调控措施,加强通胀预期管理,防止国内粮价出现暴涨暴跌行情。各地政府应密切关注粮食市场动向,防止不法粮商借机囤积居奇,哄抬粮价,扰乱市场,损害农民利益。当前,我国粮食供需基本平稳,库存比较充裕,供求基本面不支持价格大幅度的上涨,国家完全有能力保障市场供应。国际市场上,虽然部分小麦主产国因灾减产,但全球小麦产需仍能够保持基本平衡,且库存水平较高。大豆由于供需形势相对较好,且目前正处于北半球收获上市期,价格可能会有所回落。随着近期市场炒作因素的逐步消失,价格水平将重新回到供求基本面上。粮价暴涨的空间不大。

粮食是国计民生的基础,粮价是百价之基,“牵一发而动全身”,粮食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值得高度重视。各有关部门和各地政府应当在持之以恒地抓好粮食生产的同时,密切监测粮价走势,确保粮价在合理水平上基本稳定,做到既有利于农民增收,又保证低收入群众生活不受影响。

岩棉复合板价格
开锁培训学校
电捕野猪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