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神武千一百二十三章突破与碰撞

发布时间:2020-01-24 20:18:22 编辑:笔名

神武 千一百二十三章,突破与碰撞

面对龙翔宇突然爆发出来的先天罡气,江书昊也收起了原先的玩闹之心,表情与陈恒一般凝重。

半步先天与真正的先天强者,的区别就在于罡气中,江书昊若想赢下这场比试,起码要有拿得出手的绝技,将这个平衡拉回来。

不过,罡气是先天特有的能力,绝不是武技或功法可以弥补的,这diǎn只要是修炼者都很清楚。

江书昊自然也明白,他现在所期盼的,就是龙翔宇步入先天境界时间不长,还不能完美的掌控这份力量,这样他多少也会有些胜算。

阳极天下!

身形甫定,江书昊马上揉身而上,以自身阳极真诀之力凝聚于折扇之上,伴随着层层热浪,直袭龙翔宇。

此时江书昊手中就宛如挥动着一把火炬,而这火炬之火,还是永不熄灭的圣火。

火光涌动,就连空气都为之蒸发,即便站在比武台下的陈恒,依旧能感觉到那阳极天下中蕴含着的热度。

这团火,怕是连岩石也能融化了吧。

于他对面的龙翔宇,却是凛然不惧,剑尖颤动,犹如一条毒龙般直刺而去。

御风游龙!

龙翔宇所施展的,正是当初陈恒从萧羽衣口中得知的,龙氏真剑,御风游龙剑。

剑光纵横,向着江书昊笼罩而去。

刷!

双方武器相碰,火光四射,乳白色光芒倾轧。

然而,江书昊并没给龙翔宇压制的机会,手中折扇一收,如雨打芭蕉,又似珍珠滚玉盘,不断地向龙翔宇击去。

阳极,自然是至刚至阳,别看江书昊表面看起来和气,实际上一交起手来,走的完全是以硬打硬的路子。

而龙翔宇,以御风为名,自然胜在技巧,实力虽强,却也不如江书昊这番爆发,一时间压制不得,只能以剑抵挡。

只是短短片刻,折扇与长剑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那清脆的声音从淋漓不尽般的xiǎo雨,忽然转为疾风骤雨。

双方速度愈来愈快,剑气纵横,气劲翻飞,横飞至地面,炸起一个又一个的xiǎo坑。

无数次的交鸣,无数次的炸响,不过片刻间,二人所在的区域,地面一片狼藉。

这俩人的强势爆发,也让周围围观的人看得一阵目瞪口呆。

这种战斗,为直接,为勇猛,也是diǎn燃旁人热血的催化剂,无数欢呼声以及打气声此起彼伏,有为江书昊加油的,同样也有为龙翔宇打气的。

陈恒心中也是暗暗咋舌,这俩人如此攻击之法,一招两招的硬碰,他或许还能抵挡下来,但这般刚猛的攻击,他是无法坚持下来的。

当然,这样的方式也就他们二人碰面会使出来,若是与他对战,肯定是无法施展的。

陈恒所学,向来都是以大爆发为主,看起来干净利落,短时间内就能结束战斗。

江书昊的攻击刚猛无比,去势又极快,击若避不开,随后攻击源源不绝,除非用绝强的力量将他完全压住,要不然这攻击就永无止境,一旦心神有所波动,被他抓住机会,落败就是迟早的事了。

龙翔宇胜在剑招灵动,但力道却不足,只能将先天罡气融入其中,方能勉强抵挡。一路打下来,完全是他这个先天强者被压制着,竟连反击都无法做到。

剑光映照下,龙翔宇脸色逐渐难看下来。

原本在龙氏家族中,他便是一代天骄,同龄中根本难觅对手,后来随了二长老,在实力方面又有了长足的进步,渐渐的,他的目光已经放到了上一代的高手中。

没想到,就在他以为能够直飞冲天,一路攀升之时,半路杀出个陈恒,险些断了他的前路。

虽然后来得以缓解,但在那些长辈之中,他却始终无法占得一席之位,所有的重心似乎都向陈恒倾斜了。

当初在陈恒参加考核之时,不知道多少宗门前辈为他的表现而惊叹。

可是他龙翔宇呢?靠着裙带关系进入宗门,身上的光环已经不再。

所以不管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还是萧羽衣,他都有必要战胜陈恒,以证明他的实力。

虽然如此,在他心里也一直都没将陈恒放在心上,毕竟俩人的出身,天差地远,龙翔宇可不认为一个低贱的平民,能够与他相比的。

正因为如此,能与陈恒互相角逐,彼此成为对手的江书昊、戚铭辉一干人等,自然也就不被龙翔宇放在眼里了。

可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还是xiǎo看了这些人,对方认真起来,还真能给他带来一些麻烦呢。

是的,即便现在,龙翔宇依旧不认为这些人能打败他,仅仅是给他带来麻烦而已,令得他在疏忽大意之下,于大庭广众之下出丑。

单单只是出丑,就已经让他无法忍受了,龙翔宇眼中寒芒一闪,手中长剑稳稳地递了出去。

江书昊打到此时,其实也开始慢慢力竭了,他本来以为靠着强势爆发,多少能让龙翔宇受diǎn伤,没想到一直打到现在,对方竟然还能稳稳接下来。

一边全心全意地运使着他的阳极天下,一边苦思对策。

恍惚间,他似乎见到龙翔宇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像每次接下他一次攻击之后,对方又再次划出了一剑。

可是,他又没有感觉到任何剑气溢来,明明看到了对方的动作,却没有受到攻击,这种奇异的情况,顿时让他心生警惕。

渐渐地,他终于发现不对了,当他看到龙翔宇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时,已然来不及了。

纵横交措,一道道剑气在半空缓缓浮现,如同一张大般,七横八竖,向着他一头笼罩下来。

怎么回事?

江书昊骇然色变,眼前的那张大,完全由一道道剑气组合而成,每道剑气皆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他的攻击虽然可以扩及,但无法将这数十上百道剑气完全囊括,更何况,分散攻击,不可能防得下这张剑。

心中大骇的同时,江书昊便准备迅速飞退,然而,受到气机牵引,他根本就无可退避。

游龙御风!

龙翔宇一字一顿,整个人气势爆涨,手中长剑笔直地向江书昊刺去。

然而,在剑的包围下,江书昊这一次再也不能像一开始那边去轻松压制龙翔宇了。

不论龙翔宇手中长剑,亦或是周围那张剑,每一道剑气,都是一把实实在在的长剑啊。

避无可避!

江书昊很快就认清了现实,心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不管他思遍自己所有能力,皆无法想出应对之法。

眼看着,那剑已经到了近前,江书昊再不甘心,也只能接受现实。

我认输!

谁都看得出,这三个字对于江书昊来説,有多难以启齿。

但是,形势所迫,或许他拼尽全力,能够脱离剑,但终究还是要受到创伤,也会消耗不xiǎo的灵力,于后面的比试不利。

既然知道无法战胜对手,认输是明智的选择。

然而,那边龙翔宇却恍如没有听到一般,剑气完全没有回收,甚至于,速度更激增了一分。

看着他眼中闪过的一丝狠厉之色,江书昊顿时醒悟过来,这家伙,竟然还为一开始被烧了头发的事情而心怀仇恨。

可是,此时江书昊已经放下了所有防备,再想反击,已然不及。

无耻!

浑蛋!

住手啊!

场外,响起了无数道惊呼声,即便是中武峰门下弟子,亦为龙翔宇此番动作感到不耻。

陈恒更是捏紧了拳头,紧紧咬着牙根。

他离那二人之间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即便想上台去救援也是不及。

虽説在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龙翔宇或许不敢伤了江书昊性命,但即使一道剑气落下,江书昊也不会好受啊!

眼看着,那张包含了上百道剑气的剑即使落下,龙翔宇的长剑更是紧随其后,许多人已经不忍再看,或扭过头去,或闭上双眼。

也就在此时,一声大喝在比武台上响起。

够了!

一道身影,倏忽而至,竟然在关键时刻,横插在江书昊身前。

那道身影,身上腾起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芒。

剑气纵横,压在那乳白色光芒上,却响起了一连续的叮叮声,竟似引不起半diǎn儿波澜。

两根手指,轻轻向前一探,稳稳地夹住了追击而来的长剑剑尖。

整个场地,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龙翔宇的攻击,虽然没有亲身面对,但在场众人都是有眼界之中,其威势虽然算不上有多么骇人听闻,但也绝不是两根手指就能制住的啊。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身影,许多人眼中都流露出了一丝敬畏。

这突然出现的人,正是一号比武台的裁判,拾年!

攻击被挡下,江书昊也暗暗松了口气,透过拾年的身影,有些揶揄地看向龙翔宇。妙;笔閣

龙翔宇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微眯着眼睛看了拾年一眼,似有些挑衅。

我让你住手,你没有听见么?

拾年声音略微有些低沉,看起来,似乎是动了真火了。

龙翔宇轻哼一声,并未应答,手中运劲,似想将长剑收回。

然而,当他运劲之后,手中长剑却是蚊丝不动,这一下,他的脸色真正变了。

若你不守规则,身为裁判,我有权取消你的比试资格。

拾年淡淡地开口,随之松开手,令得龙翔宇踉跄后退两步。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万志梅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评价
安顺有几家癫痫病医院
衡水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湖南白癜风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