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我与夏娜的日常

发布时间:2019-06-25 11:04:43 编辑:笔名

真红色的火炎漩涡以夏娜为中心卷席着这片天地,空气仿佛都被这炽热的温度给灼烧一般令人难以呼吸,一双足以遮天的火炎羽翼飘然展开,入眼处尽是铺天盖地的火羽,在火光的映衬下,夏娜宛如女武神般英气飒爽。“朔”脸色剧变,身形不停地转换来躲避那些火羽,他的感知在发出警告,即便是现在的他碰触到那些羽毛都会非常得不妙。夏娜眼眸中的粒子掠动,“朔”的一举一动被她完全捕捉,真红的火炎缠绕在贽殿遮那上肆意地燃烧着,双翼一振,整个人就追上了“朔”,毫不留情地砍了下去。她比谁都要清楚,“朔”已经不再是那个当初需要她处处留手的弱者了,而是足以和她相提并论的强者。侧身让开又一片火羽的“朔”右手一扬,浊黑色的淤泥蠕动着延伸开来,逐渐化作一个镰刀的形状,架在了贽殿遮那的刀锋前,火炎和淤泥交织在一起,谁也无法奈何谁。不对,这柄镰刀有问题。僵持了片刻,夏娜的赤眸眯起,存在之力隐隐从贽殿遮那上飞快地流逝,定晴一看才留意到“朔”的镰刀和之前的有着天差地别。狰狞的倒刺均匀地分布在镰刀的长柄顶端,光滑的锋刃被恐怖的锯齿所取代,刀面从中间裂开,犹如黑洞般在吞噬着真红之炎。不知为何,夏娜总觉得这幅模样才是这柄镰刀的真正姿态。“啧。”和还有工夫打量对手武器的夏娜不同,“朔”的表情可谓是异常得扭曲,被恶魔之镰吞噬的真红之炎竟是诡异地闯到了他的体内到处破坏。有心要摆脱僵持状态,“朔”却感觉到夏娜的气机一直死死地锁住自己,没有动作还好,一旦后撤或者侧移都必定会迎来狂风骤雨般的攻击。迫不得已,紧闭的紫金色右眼猛地睁开,夏娜就感到身体一沉,一时间竟是无法动弹,趁此机会“朔”手腕翻转,将贽殿遮那带到一边的同时打乱了夏娜的动作,嘴角勾起恶意的笑容,泛着寒芒的镰刀一挥而下。“『神裁·飞炎』!”面对即将落下的利刃夏娜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慌乱的神色,樱唇微张,贽殿遮那上的火炎冲天而起,化作数不尽的扇形刀光扫向四周。“该死。”“朔”急忙停下自己的攻势,时间远离了夏娜,饶是如此浑身都被划开了三四道伤口,淤泥止不住地往外溢出,滴落向下方。失却了灰色气流的帮助,“朔”的恢复能力肉眼可见地下降,本来只需眨眼间就能愈合的裂口现在要花上十秒甚至更多。夏娜可不会给他恢复的时间,步步紧逼,练马区在两人战斗的余波下早已遍地废墟,要不是『封绝』的关系,甚至连空间都要出现大片的碎裂。炽红与浊黑在这死寂的『封绝』内追逐着,不时能看见炽红一瞬间的凝滞下来,紧接着就爆发出更加强烈的火炎逼退浊黑。“咳。”夏娜又是一脚踹在了“朔”的腹部,恐怖的力道直接将其甩向地面,大地开裂,建筑倒塌,如果放任他们两在封绝外战斗的话带来的后果简直是不可预计的。“怎么了,你已经没有力气了吗?”夏娜停在“朔”的正上方,贽殿遮那的剑尖直直地指向地面,双眸中闪烁着危险的火光,“那么就给我滚出朔的身体,还是说要我亲自拉你出来。”“‘滚出朔的身体’,嘿嘿,你似乎哪里出现了误解。”“朔”掀开压倒在自己身上的巨大石块发出怪异的笑声,破烂不堪的身体和夏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本就是朔,何来你的那般说法。”“是嘛……”夏娜阖上双眼,再次睁开时天地变色,“那就别怪我了。”“『神决·审判』!”恐怖的威势自夏娜娇小的身影上爆发,以“朔”为中心的百米范围内,所有的建筑都承受不住重压,被彻底地压在地面上,竟是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平地,真红的火炎从地底喷出,在平地上一点点绘制出眼睛的纹路。“咳哈!”一口淤泥被“朔”吐出,他现在的位置正好是瞳孔所在,就感到体内的恶意在飞速的消融,连保持站立的力气都在离去,瘫倒在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会被夏娜单方面压制的关系。他面对的可不是什么《灼眼的夏娜》中的阿拉斯托尔啊,而是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世界,存在被扩充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天罚神。红世使徒的强大根源本就在它们的欲望概念上,它们渴求的东西越是被世人所认知,它们自身的力量就越强,在红世接触了那么多的世界后,“天罚”与“审判”的概念无限地增强,以欲望为力量源泉的红世魔王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强化。如果说之前夏娜还没彻底吸收天罚意志,没脱离出火雾战士的存在形态的话,她的力量自然是受着契约者的存在容量限制,可现在她已经是新生的天罚神了,蕴藏于她体内的那份存在终于是爆发了出来。“呵……”欲满是讽刺意味的淡笑声在“朔”的耳畔响起。“哼,这次就当是我输了,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朔”冷哼一声,旋即露出了恶趣味的笑容,“希望朔不要被夏娜这一下打死吧。”说完,体表上恶心的浊黑色纹路如潮水般褪去,紫金色的瞳孔也犹若日食般被漆黑慢慢吞噬。“唔嗯,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体好重……卧槽!”朔**一声睁开双眼,想要抬手却发现手臂异常得沉重,正好奇眼前的视野就被火炎所覆盖。“『神怒·断罪』……诶?”夏娜自创的强自在法已然成型,贽殿遮那上形成一柄没入天际的火炎巨剑,怒吼着劈向朔,然而在脱手而出之时,夏娜惊愕地看到包裹住朔的淤泥竟是彻底散去了。这下两个人都傻眼了,只剩下火炎巨剑浩浩荡荡地带着毁天灭地之势落下。——————————————————————PS:风语一直在犹豫接下来的情节要怎么写……夏娜曾经被重置的感情也回来了,预计中下章就是KISS了,结果起点明文规定表示牵手以上不给写,所以风语还在犹豫中……

黑河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庆阳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自贡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
嘉峪关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房缺医院 拉萨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澄迈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潍坊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忻州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北屯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景德镇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有哪些三乙医院 澳门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长春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有哪些一乙医院 漯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有哪些三级医院 长春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一丙医院 海口有哪些二乙医院 公主岭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昭通有哪些三丙医院 丽江综合医院哪家好 北海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其他医院哪家好 临沧有哪些一乙医院 和田中医医院哪家好 广元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其他医院哪家好 达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琼中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大理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商洛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梧州有哪些IMCC医院 海北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宜昌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有哪些综合医院 天水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仙桃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有哪些三丙医院 广州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眼底医院哪家好 庆阳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桂林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有哪些一丙医院 怒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西藏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梧州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有哪些三级医院 成都房缺医院哪家好 铜仁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鸡西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宁夏房缺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有哪些三甲医院 海南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外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眼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大庆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德阳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有哪些三乙医院 东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三丙医院 七台河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眼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七台河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二甲医院 贺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全科医院 山南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