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永镇仙魔第三百五十七章的抗争自爆

发布时间:2020-01-24 07:04:17 编辑:笔名

永镇仙魔 第三百五十七章 的抗争:自爆

魔向后连着退了几步,每一步退出去,地上都留下一片血迹。他看不到自己肩膀上的子桑小朵,但是他感觉的到子桑小朵已经越来越虚弱了。子桑小朵一直在不遗余力的为他们修复伤势,她的星辰之力消耗的速度可想而知。也许这样打下去,到后的时候她是个死去的。

“我说过,你们逃不掉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力量可以解开我的凶脉大阵,可惜了,这种力量还在昆仑山。所以说自从你们离开了蓝星城,其实你们就已经踏上死路。”

凶灵化作的乌云在天空翻腾着,好像比的得意。而在远处,渊兽越昭眼神冰冷的看着还在厮杀的魔他们。他的表情之中似乎有些失落,因为在这些被困的人之中他没有看到陈羲。

那个少年郎,让他身负重伤。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凶灵进入了他的身体,到现在他可能还没有康复。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不杀这些人也要杀了陈羲。

看着步步后退的魔,越昭心里又有一些庆幸。如果不是融合了凶灵的话,他是断然不可能打得过魔的。魔身上有一种让他惧怕的力量,似乎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杀死自己。越昭甚至相信,如果不是凶灵可以借用什么昆仑山凶脉之力,就算是凶灵和他联手,也打不过魔。

魔,应该已经接近了人类修行者所能达到的高境界。

从尽深渊杀出来之后,越昭只在三个人身上感觉到了这种可怕的力量。个就是尽幽王,吸收了大量尽深渊之力和数不清的渊兽之力的尽幽王,显然已经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

越昭知道尽幽王是个可怜虫,但是这个可怜虫强大到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他。第二个,就是陈尽然。那个在神木大阵开之后一直守着清量山的修行者,表现出来的战力令人畏惧。那个人如果不是长期激战没有休息,不可能被尽幽王那么轻易的击败。

第三个,就是魔。

在越昭看来,魔的实力可能稍逊于尽幽王,但是应该和陈尽然在伯仲之间。这应该就是人类洞藏境修行者的了,那么如果人类之中出现了所谓的满界境的修行者,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可怕?毫疑问,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交手,魔一个,就能击杀很多渊兽。之前魔一直没有出现过,肯定是蓝星城里的人留着的杀招。

所以越昭也有些后怕,如果自己当时贸然拼死进攻的,也许早就死在魔手里了。

人类,越昭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晰了。在离开尽深渊之前,越昭坚信人类是孱弱的。只要渊兽大军杀出去,立刻就能把人类扫平。但是随着战争的开始,他发现自己之前想的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人类并不是想象之中那么弱小,虽然人类的数量远不如渊兽,修行者的数量加不能和渊兽相比,但是有些时候人类总是表现出很奇怪的又特别强大的力量。

越昭还记得在离开尽深渊之前,一些渊兽聚集在一起谈论过人类。有人说人类必败,因为人类没有信仰。渊兽必胜,因为渊兽信仰自由。为了自由,渊兽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牺牲自己。

但是人类不行,人类都是自私的,都是畏缩的,人类没有信仰所以不可能团结。当时所有的渊兽,都预言战争会很结束。渊兽将一种势如破竹的速度,控制这个世界。

看着魔,越昭觉得以前的自己是那么可笑。

“杀了他们吧!”

越昭忽然抬起头朝着凶灵大声喊了一句:“没必要折磨他们了,杀死他们,然后去进攻蓝星城。”

“你在命令我?”

凶灵猛的一扭头看向越昭:“你是觉得我这样做错了?还是觉得你应该可以指挥我?不要忘记你的强大是怎么来了,我可以让你像现在这样耀武扬威,当然也可以把你换成别人。不要忘记你我之间的地位,是我成就着你而不是你成就着我。如果我愿意,随时可以把你换掉。现在找渊兽,比找人还要容易的多!”

“我”

越昭的眼神后面闪过一丝怒意,但是很就消失不见。他看着凶灵说道:“我只是觉得,强者是没有必要虐杀自己的敌人的。那不属者的表现,没有强者的气度。你的目标应该定的高些,而不是以折磨一些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对手为乐。”

凶灵哈哈大笑:“你真是迂腐啊,什么叫强者的气度?我强,我可以随随便便的虐杀敌人,不管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怎么杀就怎么杀,这才是强者,谁也不敢反抗不敢干预!强者的气度根本就是一句扯淡的话,强者需要什么气度?强者只需要表现的足够强就够了!越昭,不要让我讨厌你!”

越昭沉默,转过头看向别的地方。

有个声音在他心里不停的喊着凶灵,我一定要吞噬了凶灵而不是被它控制。我要得到那种力量,绝不能允许它继续这样欺压我。现在让你先笑着,我一定会找到一个办法把你的力量据为己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会让你也体会一下什么叫做虐杀

两个黑化巨魔将魔抬着高高举起来,另一头黑化巨魔高高跃起,然后双拳并拢狠狠的砸在魔的后背上。这一下的力度,可以直接把一片山脉摧毁。魔的身体几乎被砸的折断,一大口血从魔嘴里喷出来,他的身体里发出了近乎于骨头折断的声音。

在魔吐血的时候,子桑小朵也吐了一口血。

为了修复魔的身体,她付出的星辰之力太庞大了,支撑到现在她已经在透支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她,可能包括魔在内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她就是其他人后的希望,但是这个希望现在也几乎油尽灯枯。

魔痛苦的呻吟着,他忽然之间感受到了来自子桑小朵的力量越来越微弱,他猛的一惊。这个时候,魔爆发出来一股可怕的潜力,他使劲的收缩身体,把抬着他的两个黑化巨魔拉过来,然后又猛的往两边一伸。抬着他的两个黑化巨魔坚持不住,被魔挣脱开。

魔往前一冲,一拳将面前的黑化巨魔胸口打穿,魔的拳头从黑化巨魔的后背打出来,往回抽的时候将黑化巨魔的心脏硬生生拽了出来。虽然黑化巨魔不会死去,但是这种疼痛是真实的。心口上破了一个大洞的黑化巨魔软绵绵的倒了下去,一时之间还站不起来。

魔一转身,把手里的心脏砸在第二个黑化巨魔的脸上,血糊糊的染了一脸。趁着那黑化巨魔愣了一下的时候,魔扑过去将其撞倒,然后两只手抱着黑化巨魔的脑袋来回扭了几下,咔嚓一声把黑化巨魔的脑袋拽了下来。没有了头颅的黑化巨魔双手还在胡乱摸索着,那场面看起来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魔连伤两个黑化巨魔之后,大步朝着远处冲出去。眼看着到了凶脉大阵边缘的时候,魔高高跃起用肩膀撞了过去。砰地一声,魔就好像撞在一层皮筋上似的,先是凹陷进去然后被了回来。

“毫意义。”

天空中的凶灵冷哼一声,然后伸手往前一指。

乌云上有五个雁雨楼幻化出来,也是一样的眼睛里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五个雁雨楼同时出手,五柄黑色的光剑直刺雁雨楼。雁雨楼连续挡了三下,第四剑刺穿了他的肩膀。若非他的反应已经极,这一剑就能刺穿他的心口。显然凶灵也已经折磨的够了,打算下杀手。

雁雨楼身负重伤,却没有感觉到星辰之力为自己修补,这一刻他心里一惊,连忙回头去看魔肩膀上的子桑小朵。此时子桑小朵已经软倒在魔的肩膀上,看起来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雁雨楼一愣神的时候,第五柄光剑斜着在他胸口上划出来一道口子,血立刻喷溅出来。

雁雨楼向后急退,光剑连挥,将第五个黑化的他自己头颅削碎,可是黑化的雁雨楼却在片刻之后重恢复过来。

与此同时,陈叮当被一个黑化的他一掌打翻,胸口上都坍塌下去一块,也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在凶脉的力量之下,那些黑化出来的东西是不死之身,而魔他们已经到了后的时刻。

“我不后悔来救人。”

雁雨楼抹去嘴角的血:“我只是后悔自己杀的渊兽还不够多。”

他看向魔语气比平静的说道:“我要自爆,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如果我侥幸为你们打开一条出路,你们记得每年今天给我往地上洒一壶酒。若是可以,好是陈年的梨花酿。”

“不要!”

陈叮当和魔几乎同时喊了一声。

“跟你们并肩作战,我很荣幸也很骄傲。”

雁雨楼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痛苦也没有一丝犹豫,他再一次微微昂起下颌,如他在执暗法司的时候一样的骄傲。那微微昂着的下颌是他的自尊,是他的决然。

“你自己不行。”

魔忽然喊了一声:“我们都走不了,但是我们必须送子桑小朵出去。我和你一起爆开自己的部修为和生元,如果可以的话起码送她出去。”

雁雨楼点了点头:“好,但是不要同时来,我先你后。”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飞身到了魔身前。魔伸出手,雁雨楼站在他的手心。魔向后退了几步,避开那些黑化东西的追击:“我没有想到,终我会为了保护人而死。曾经我发誓要杀死所有的人,可是现在我才知道在我心里,我始终也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人的。认识你们,真好!”

他的眼神一凛,一股狂暴的气息从他身上开始蔓延出来。与此同时,陈叮当和雁雨楼也做好了准备。虽然陈叮当之前没有说话,虽然他的修为是低的,但是他从来都不是畏死的那个。

三个人,将身的修为之力凝聚起来,他们的身体开始发光。

“谁都不能死!”

撕啦一声!

凶脉大阵被人从外面撕开了一个口子,一道身影迅速的掠了进来,正是陈羲!

连南县人民医院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邯郸牛皮癣治疗费用
吉林白癜风好治吗
镇江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