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蔷薇花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29:13 编辑:笔名

一    踏上梅镇的时候天空正下着雨,细细的雨丝飘拂在小镇的上空,朦胧而又寂静。    梅镇是江南的一个古镇,娴静,淡雅,散发着一种幽幽的古典气息。    每年的春夏之交,会有许多来自不同地方的游客,穿越城市的喧嚣,踏上这方安静质朴的小镇。    小镇虽小,但是却依然有着朴实的繁华:店铺林立,酒肆傍水而开,各色土特产琳琅满目。    蔷薇在这个小镇上土生土长,那年学校落榜后便开了家刺绣的店。绣花是精细的活,自蔷薇的奶奶那代传下来后,便成了一门绝活。    许多时候小镇是安静的,小桥,流水,人家,寂寞梧桐和浓密的香樟,使得小镇在古朴里添了几份淡雅。    蔷薇的店有个好听的名字“蔷薇花事”,它临水而居,设计的巧妙而又独特。房子不大,却古色古香,墙壁上挂着几幅精心挑选的水墨画,当然更少不了几幅奶奶下来的刺绣。其中在挂着的几幅绣品里,就属那幅蔷薇花开是别致出尘。    听蔷薇的母亲说,那是奶奶留下的一幅绣品。那年蔷薇六岁,扎两个小辫子,成天围着奶奶长奶奶短的,其实是心里喜欢奶奶手上绣出来的那一幅幅精美而又优雅的刺绣。    母亲说蔷薇很有天分,看到奶奶的绣品和图案后便能够清晰地记下每一针的走向,落线的细微之处,而且能够偷偷地像模像样地拿起绣花针上下穿梭。    十五岁那年奶奶去世,蔷薇在外地念书,奶奶走的时候蔷薇没能够见上一面。但是等她回到小镇的时候,看到的是奶奶留下的那幅蔷薇花开,薄薄的绢丝上是几朵优雅绽放的蔷薇,花红叶绿,妖娆而不失淡雅,清丽动人,仿佛是开在小院里的蔷薇花一般璀璨鲜艳。    二    小镇的蔷薇花开始飘香的时候,雨季也开始降临。    细碎的雨滴仿佛蓄满忧伤的眼泪,把沉浸在安然古朴的小镇笼罩的迷茫,充满若有似无的香息。    蔷薇的店开张已经好些日子了,生意不是很好,但是每天都有几个顾客光顾。因为来这里旅游的客人倒是挺多的,他们除了拍照,体会水乡的静谧之外,便是逛逛小镇的店铺。    “鱼家铺子”其实并不卖鱼,只是卖酒的地方。店不大,却很质朴,木头桌子,椅子,当然还有细洁光滑的瓷壶,搭配的恰倒好处的几个酒杯子,杯子上镂刻着精致的花鸟图案,还有一些金丝镶边,看起来精致而又典雅。    闲暇的时候蔷薇也喜欢到这里要上一杯酒,一盘花生,一碟豆腐干。豆腐干很香,里面大概搀杂了茴香和八角以及辣椒,所以闻起来既清爽又诱人。这些是水乡的特色点心,家家户户几乎都会做,但是蔷薇感觉唯独这家的味道是纯正。    酒是上好的“女儿红”,就是俗话说的黄酒,水乡的儿女打小就在这些缭绕的酒香里长大,所以多少都能够喝上一点。蔷薇喜欢下午来这个铺子,因为店里有母亲去帮忙守着,所以她每天都有这个空闲的时间。    阳光正好,穿越木格子窗棂淡淡地投射进来,安静地落在酒杯上,落在香气四溢的“女儿红”里。    临窗的是那条安静流淌的小河,蜿蜒着穿过整个小镇的街道巷尾。梧桐和香樟还有垂柳,成排成排地依水而生,倒影在静谧的河水深处,仿佛一幅幅色彩浓郁的水墨画。河里不时划过几只木船,大多是载着远道而来的游客,他们坐在木船上体会水乡的悠然和美好。    三    “蔷薇来了啊?”,一声慈祥而又带着清越的声音,穿过阳光中的尘埃落到蔷薇的耳际。蔷薇转身然后看到三嫂那张笑容满面的脸,在安静的铺子里温暖而又寂静。    三嫂子是这家店的主人,经营这个酒铺好些年了。她在蔷薇的眼里应该是属于有气质的女子,四十多岁左右,头发乌黑发亮,眼睛大而又神,皮肤白皙的似乎能够掐出水来!她精明能干,这么多年来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小店,卖小镇的酒和小点心。自打蔷薇懂事起就看她一个开铺,关店,似乎总是波澜不惊。    母亲说三嫂子年轻的时候是个美女,追求她的人一大堆,可是她却看不上小镇上的任何一个男人。直到有一天小镇来了个异乡的游客,那个人长的儒雅,高大,帅气,而且满身的学问,当他们遇见的时候,小镇的蔷薇花刚绽放花蕾。他们的爱情朦胧而又充满传奇的色彩,三嫂子和那个男的爱的死心塌地,不顾家人的反对!    可是美好的东西似乎总是不能够的,当蔷薇花落,季节更替轮回的时候,他们的爱情在男方父母的刻意阻挠下成为了烟雨江南一道飘飞的风景,落寞地沉入流淌的河水。    那个男的离开以后。三嫂子竟然怀孕了,而且生了白白胖胖的小子。可是这个孩子终没有留在梅镇,被男方的家人给强行接走了,听说孩子接走的那天三嫂子并没有流泪,而是出奇的安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后来三嫂子一直没有再嫁,独自一人开了“鱼家铺子”,卖酒,卖小点心,维持着生计。许多年来不少人上门求亲,可是她始终没有动心。    四    “蔷薇今天绣什么了?”三嫂子似乎很喜欢蔷薇,也许是蔷薇长的灵秀,清新,在小镇上三嫂子经常夸奖蔷薇是个有出息的女孩,有一手刺绣的绝活,而且懂事讨人喜欢。    三嫂子经常开玩笑说,我如果有儿子一定让他娶你做老婆。蔷薇听了总是会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像那朵临窗而开的蔷薇花,散发着浅浅的香息。    三嫂子也喜欢刺绣,虽然她不懂怎么绣,但是却喜欢到蔷薇的店里看看那些绣品。而她喜欢的也是蔷薇花,尤其是奶奶绣的那幅“蔷薇花开”,甚至几次要花钱把这幅绣品买下来,可是蔷薇不肯,她只得做罢。    蔷薇绣的竹子,鱼,荷花,小鸟,都是活灵活现的,三嫂子买了不少,都挂到她自己的“鱼家铺子”里去了,这些精美的绣品倒给铺子添了不少的雅韵。    蔷薇的酒和豆腐干已经吃完了,她喜欢和三嫂子聊聊天,听她拉拉家常。街头巷尾的事情似乎她总能知道一二,但是她却很少谈到她自己。蔷薇经常会想三嫂子是否也寂寞呢?但是她却不会问这个问题,因为她觉得那是三嫂子的秘密。    阳光落到窗户后面的时候,蔷薇起身离开了三嫂子的酒铺。街上依然很安静,偶尔有几个挎着背包的年轻人悠闲自在地在踱步。    母亲在店里卖一幅绣着牡丹图案的刺绣,买走绣品的是一对老人家,花白的头发,可是精神矍铄,看起来红光满面。蔷薇走进店铺的时候他们刚刚付了钱,很满意的样子。母亲介绍说这是我女儿绣的时候,老人家立即用赞许的目光看着这个清秀明媚的女孩,不停地说难得难得,现在这个社会还有如此细心手巧的女子,确实不容易。他们走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看看了羞红了脸的蔷薇。    五    遇见林的时候,阳光隐匿在云层后面,小镇有些寥落和寂静。    蔷薇正低头绣一幅水乡的图案:纤细的柳枝随风舞动在静谧的河流旁边,几只紫燕呢喃着穿越而来,小船悠悠,一个女子模糊的背影立在桥上。这幅图色彩淡雅,看起来让人感觉到泥暖草生的温馨。    林背着个包,站在蔷薇的身后。蔷薇专注地飞针走线,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这是一幅画呢,你画的真好!”背后蓦然地响起一声淳厚的男音,蔷薇回头,然后看到一张桀骜不驯的脸,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蔷薇手上的那幅刺绣。    后来蔷薇才知道林是艺术系毕业的学生,一个人慕名到小镇看看。    那次邂逅让林深深地迷恋上了蔷薇店里的这些绣品,每次他进来都认真地看看这幅,摸摸那幅,总是爱不释手的样子。但是他却从来不买这些绣品。蔷薇也已经习惯了在刺绣的时候林目不转睛的眼神。    小镇的五月总是温暖的。游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蔷薇花事”虽然是个小店,可是许多人一踏进这里就喜欢上这些精致典雅的刺绣,总会忍不住掏钱买几幅回去做纪念。    六    午后的时光是寂静的,林走进“鱼家铺子”,这里的酒香深深地吸引了他的脚步。    踏进铺子,他一眼就看到了墙壁上挂的刺绣,绣的图案和娴熟的走针,让他一眼就认定了那是出自“蔷薇花事”的作品。他心里有些讶异,没有想到一个酒铺也会有如此雅致的主人,他不竟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三嫂子是在林的酒喝到一半的时候进来的,阳光正轻轻地落在林的头发上,洁白的棉质衬衣上,阳光下的林看起来有些优雅和洁净。    有那么一刻三嫂子似乎看到了恍如隔世的青花,突然就这样落进她的心底。这个孩子让她想起了许多的往事。心头刻意掩埋的片段就这样纷纭而至,让她跌入尘世的沧桑。    林回头看到一张亲切而又略带疲惫的脸,正惊异地盯着自己。“请问您是老板娘吗?”林礼貌地问到!    “哦是的,孩子!”三嫂子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答到!    “呵你这里的点心和酒真是美味,当然还有店里的这些绣品!”林开朗地笑起来,仿佛午后的阳光那么璀璨。    三嫂子竟然和这个陌生而又看似熟悉的男孩子聊了整整一个下午。    七    蔷薇花开依然,时光就这样寂静地流淌着。林在这个小镇呆了半个多月了,除了爱上这里的宁静,还喜欢这里质朴的建筑,喜欢河畔那些临水而开的铺子,特别是“蔷薇花事”和“鱼家铺子”,他几乎每天都要光顾。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个那个绣花的女孩,他总是觉得会有心跳的感觉。在学校,自己可是许多女生追求的对像,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却没有让他心动的女子。可是在这里,在这个安静的小镇,他却被这样一个女孩所吸引,这是他所料未及的!难道是她精巧的刺绣吸引了他,又或者是她那清雅明媚的笑容让自己陶醉了,他不想解释自己的心情。    还有“鱼家铺子”,那个可以做自己母亲的女人,为什么看起来总是那么亲切和熟悉,而且每次他去那里喝酒,吃点心,总是少收他的钱,而且那个叫三嫂子的女人,似乎对自己特别的好,隐约间似乎有一份牵挂和亲情在里面似的,林想也许这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吧!    蔷薇依然守着铺子,每天打开店门的时候,却总是莫名地期待,难道是期待那个叫林的男孩吗?那个有着桀骜不驯的眼神,有着真挚笑容的男子吗?他每天的到来总是给她惊喜和快乐,和他谈论有着共同观点的画,刺绣,以及中国古代的许多典故,蔷薇虽然学历不高,可是看的书却不少,所以和林讨论起来的时候丝毫不会逊色。    八    时光就这样在他们的眉目里远去,林几乎忘记了自己是异乡的旅人,只是这里的过客!    如果不是那对老夫妇的到来,或许蔷薇和林应该还坐在一起喝喝女儿红,品尝着“鱼家铺子”的豆腐干,看刺绣,谈画画。    老夫妇看起来精明锐利,眼神里透着一股威严。林正和蔷薇坐在酒铺里吃着小点心,看到他们进来的时候,突然就停下了手中的酒杯。蔷薇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慌和心虚。    “林,是不是该结束流浪的生活,跟我们回去了?”头发花白的老人不怒却威。林站了起来,低低地唤了声“爷爷奶奶”!    “孩子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回家吧!”老人似乎有些不忍,和蔼了下来!然后转头看了看蔷薇,眼里有丝惊异却又随即恢复了平静。蔷薇看着他们好象似曾相识却又忘了在哪里见过!    “蔷薇我走了,再见。但是我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够看到你的刺绣!”林低低地呢喃了几句,转身却看起来有些落寞和孤单。    “林,等等!”三嫂子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但是在看到那对老夫妇的时候却立即脸色发白,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等回过神来,老夫妇立即拉着林往门口迈去!嘴里还不停地说:“林快走,我们离开这里!”神色竟然慌张起来!和刚刚威严的样子截然不同!    “不,别走!”三嫂子大声喊道!老夫妇迈出去的步子慢了下来,林却莫名其妙地站在一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这位太太,我们只是来带回自己的孙子!”老人开口了却没有回头!    “不,我认识你们,二十几年前就是你们派人把我的儿子抱走的!这么多年了,我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一面,你们就这么狠心吗?”三嫂子几乎哭了出来,神色绝望而又伤心。蔷薇不知如何是好,也呆住了!    “你的孩子不在我们身边,实在对不起!”老人还是在否定着,但是语气却缓和了一些!    “是这个孩子对吗,这就是我的孩子对吗?”三嫂子快步地走过来,拉着林的手,看着眉目神情和自己梦里天天见到的那个男子一样,这个分明就是自己的儿子啊,可是为什么他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没有发现呢?世界上不可能有长的这么像的人,除非是有血缘关系的人!    “不是的,这是我们自己的孙子,他不是你的孩子!”老夫妇的脸色也变了,紧张了起来!    “爷爷奶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林内心也开始慌乱起来,变的焦躁不安。他没有想到一次异乡之旅,会给自己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身世。从小没有了父亲,他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没有告诉自己的母亲在哪里,问到的时候就说已经死了。可是这次,难道是悯悯之中的安排。他觉得不可思议!   共 656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专家解析如何检查逆行射精
昆明好的治癫痫研究院
癫痫病检查费用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