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那一天我和兵兵在院子里玩推铁环的游戏

发布时间:2019-07-13 07:44:36 编辑:笔名

那一天,六岁的我,和六岁的兵兵,在院子里玩推铁环的游戏。兵兵穿着鲜绿的军装,脸红扑扑的,挺神气。我穿着洗的发白的蓝褂子,难免有那么点土气。

兵兵的爸爸是革委会的一个书记,兵兵的妈妈拿着工资,却在家休息。我的爸爸被关进了牛棚,好久没有消息。我的妈妈在城外的塑料厂工作,那车间里弥漫着难闻的烟气。

那一天早晨,我起的有点晚,肚子饿了,炉子熄了,锅里也空空地。有破洞的橱柜里还有一碗干饭,是前天剩下的,已经有点馊气,闻一闻,还有老鼠爬过的气息。肚子叫的咕噜咕噜地,没办法,咬咬牙,我还是把它吃了下去。

吃完饭,我跑了出去。外面很暖和,太阳公公的脸红红地,云朵白白地,天空蓝蓝地。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我和兵兵在院子里玩推铁环的游戏。

后来兵兵的妈妈来叫他了,兵兵,蒸鸡蛋好了,快回去。兵兵走了,神情是那么的不乐意。

我背过身去,一股悲凉像冷风把我的喉咙猛烈的攻击。我跑到一个煤堆旁,把吃下的那碗饭全都吐了出去。

那碗老鼠爬过的干饭被吐在了黑黑黑黑黑黑的煤堆里。

吐完了,我站在暖暖的阳光下,想起了正在上班的妈妈,妈妈此刻正呼吸着那难闻的烟气。妈妈,妈妈,妈妈,我乖,我听话,我挺的住,您下班时别走那么快,别累坏了,您那已经不太好的身体。

睾丸异常不育食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上一篇:原来别离如此简单

下一篇:母亲的忧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