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中国缺乏乳品激素检测食品激素中无处不在3

发布时间:2018-12-07 04:40:35 编辑:笔名

中国缺乏乳品激素检测 食品激素中无处不在(3)_乳品专题_产业经济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失踪”的样本

“孩子出生就喝这个牌子的奶粉,年龄这么小也不会吃其他的食物,不是奶粉还能是什么呢?”这是邓小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自从7月初发现她的孩子小菲的症状,医生断定孩子雌激素超标,她便一直想知道,奶粉中的雌激素到底有没有,有多少?

同样对激素检测表现出主动姿态的还有圣元公司。在8月7日的声明中,圣元公司表示,“积极配合国家相关部门的工作,相信终结果能够给予圣元公司,乃至整个乳品行业一个公道”。

在书本上,雌激素不仅有促进和维持女性生殖器官和第二性征的生理作用,还对内分泌系统、心血管系统、肌体的代谢、骨骼的生长和成熟、皮肤等各方面均有明显的影响。曾经,欧美女性流行通过补充人工合成的雌激素延缓衰老,但后来流行病学的研究表明,这样会增加她们的心脑血管疾病和乳腺癌的风险。

邓小云次知道雌激素这回事,还是因为一位认定近十年“性早熟的孩子越来越多”的儿童医院医生,后者认为小菲的症状很可能是奶粉中的激素导致,于是直接建议小菲“停奶粉”。另一家保健院在对小菲进行激素测试后,则认为“(激素检测)这么高的数据,肯定有问题”。血清检验报告单上,医生还在“雌二醇”、“垂体泌乳素”和“卵泡生成素”三项激素指标旁边特意标注了向上的箭头(表示超量)。

孩子的妈妈感到懊恼,她想找政府机构来看看奶粉出现了什么问题。在7月5日到10日期间,她拨12315,也给武汉的质监和工商打了,但没有任何结果。直到7月30日,在当地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以后,武汉食品安全委员会和疾控中心的人员来到她家,取走了家里剩余的一罐未开封奶粉—但不是的一罐。

“我当时就跟他们说,你们不能拿走全部奶粉。我心里想,如果你们做不了检测,我也可以找别人做啊,不能连一点证据都没有了。”邓小云说。

等待结果的过程是漫长的。在奶粉被取走的几天后,全国的媒体都开始对该事件进行报道。邓小云隔三差五地给武汉市疾控中心和食品安全委员会打,总是被告知“没结果”,也没有任何关于检测进展的回答。

邓小云有点急了,她和另外两家患儿家长商量:能不能自费取样本给其他机构去检测。“有告诉我们,总费用大概在一万块那样,我们都觉得不贵啊,肯定可以凑出这笔钱。”

在湖北省疾控中心,熟悉检测工作的人士向介绍,在奶粉中检测激素,当地过去并没有太多经验,仅有的类似检测是针对化妆品而不是食品。“,标准很难弄得到,第二,定性比较难。我们首先要先定下来,要测这食品中有多少种可能存在的激素,那些是我们有能力测的,那些不是。甚至有经销商已经来向(我们机构)推荐他们的检测仪器。”这位人士说。

在武汉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对三位孩子的家长,以及各地的询问一律采取严防死守的态度。对于奶粉取样检测的进程、检测方法,或者奶粉样本去向等问题,更一概以各种理由拒绝回答。不过在湖北政府的站上,8月11日刊登了《湖北积极做好“圣元”奶粉核查工作》的,表示“鉴于奶粉生产厂家不在湖北,且我省无具有检验资质的机构,……组织有关部门将样品送往有检验资质的部门进行检验。”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非洲菠萝格
大棚管
东革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