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每年为300多具尸体做鉴定DNA检测揪出元凶

2018-11-27 18:00:07

21日是第5个大庆公安法医日。4月20日下午,记者走近法医,直面那些整天与死尸打交道的人,了解他们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那么,他们是如何从一根发丝、一枚烟蒂、一滴唾液中与死者“对话”,揪出“元凶”,还原真相的呢?

摸过死尸后吃不下饭

据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支队长王天华介绍,目前,大庆法医的工作主要分三大块,一是法医病理,二是法医临床,三是DNA检测。

法医是和不能开口的死人打交道的人,是能够和尸体交流的人。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大庆法医每年都要为300多具尸体做鉴定,几乎每天都要和一具尸体打交道。

“我们和死人在一起的时间比和活人还长!”王支队的一句玩笑话,道出了法医工作的艰辛。时间出现场,腥臊恶臭、腐败的尸体,是他们经常面对的。贾政委说,刚当法医时,见到这些场面,呕吐是经常事,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有一年冬天,他们到林甸做尸体鉴定。室外寒风刺骨,尸体早都冻僵了。他们只好就地搭起塑料棚,烧火暖尸体。鉴定做了一天一夜,大家没吃上一口饭,干脆在帐篷里煮了一筐鸡蛋,大家吃得狼吞虎咽。

“手刚摸过尸体就吃饭,刚来的法医吃不下,我们也理解,都是从那时候过来的。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冻饿交加,真是‘急眼’了,也不管那么多了!”刑事技术支队政委贾世友说的轻描淡写,但听者能明白,只有心理强大到能够战胜这种超乎常人所能承受的场面和压力的人,才能胜任法医这个工作。

次出现场几天睡不着觉

王宝军是法医病理大队大队长。法医病理主要是负责确定死者死亡原因、死亡时间、死亡性质的工作,另外,他杀案件还要判断凶器,作案过程。“人命关天,就算后半夜接到任务,我们也会时间赶到现场,因为我们的鉴定结果往往关系到案件的侦破。”王队长说。

女法医张冠男,33岁,做法医工作6年了。她说次出现场可兴奋了,可现场却让她大跌眼镜。因为是冬天暖气热,屋里闷,人死很久才被发现。所以,打开门时,腐败的气味把报案人和几名同事熏得跑到走廊呕吐不止。

自己穿的那件羽绒服怎么洗,那股子难闻的味道都洗不掉。可是王宝军队长却沉静地进屋,开窗通风、抬尸体、做鉴定,一系列沉稳连贯的动作让她领教了法医工作的严肃性。还有些更恐怖的现场,对初当法医的她造成很大冲击,回家几天都睡不着觉。

后来去现场多了才克服了这些常人无法入目的场面对心理的影响。“只有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才能成为真正的法医。”张冠男说。

被威胁受委屈是常事

齐兴福是法医临床大队大队长。法医临床大队主要负责伤害鉴定,2005年至今,这个大队共做伤害鉴定8000多人次。“被鉴定人因为身体受到伤害,通常心里委屈,如果鉴定结果不是他们所期待的,就会出口伤人。”齐队长说。

一次,一名女子怀孕40天流产,流产前两天曾和邻居发生撕扯导致外伤。她认为其流产肯定与这次外伤有关,要求法医鉴定。可是鉴定结果出来后,证明其流产与外伤无关,这名女子十分不满,非要告法医。

还有一对夫妻打架,妻子被打伤。妻子希望法医鉴定为轻伤,这样她离婚时在财产分配上就能多争取到一些利益。后来,鉴定结果为轻微伤,这名女子对法医十分不满。“可我们必须公正,必须以科学为依据。”齐队长无奈地说。

有个小女孩与小朋友打架“肋骨骨折”。法医鉴定时,发现小女孩一周前受过伤,也就是说这次骨折是陈旧伤,不是打架造成的。虽然小女孩的父母有些不满,但科学的鉴定结果避免了一次不公正的赔偿。

DNA检验10年破案1700多起

邹广发是法医物证室主任,负责DNA检验。10年,物证室共为4千余起案件、3.3万余份物证做过DNA检验。DNA检验在案件的侦破中有着巨大的作用。10年来,经大庆法医DNA检验破获的杀人、抢劫、强奸、盗窃等各类刑事案件就达1700多起。

2013年2月,卧里屯一名男子被杀。法医到达现场后,发现现场十分凌乱,有大量血迹,经提取现场物证,检验出了除死者以外另外一名男子的DNA,将其录入全国DNA数据库后,发现其与曾经被打伤报案的牛某DNA吻合,该案不到8个小时即告侦破。

DNA还为许多命案积案的侦破立下功劳。2003年肇州出租车司机孟某被杀,案件悬而未决。2013年,肇州县公安局将当年的物证拿到物证室,检测出了两名可疑男子的DNA,录入DNA数据库比对后,锁定了两名嫌疑人。抓获后,二人供述了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孟某的全过程。2012年至2014 年,刑事技术支队将相关人员的DNA信息录入全国DNA数据库。

2012年河北廊坊发生一起出租车司机被杀案,公安机关侦查两个月毫无进展,将遗留的行凶者DNA录入数据库。物证室的工作人员将我市相关人员信息录入数据库后,发现龙凤公安分局曾经打击过的偷过原油的张某DNA,与廊坊行凶者的DNA吻合,遂将这起杀人案破获。

有时候案件来了,就得连夜做检验,后半夜人困马乏,可检验人员必须小心谨慎,聚精会神。做DNA检验,一是要快,因为大家等着结果破案呢,二是要准,事关重大,只能对不能错。而且必须一次成功,不能有任何失误。检验人员的压力也是山大。

破解疑团还原真相

法医的工作不仅仅是案件,有些事件性质不明,家属心存疑点,需要法医来消除疑虑。王宝军队长说,一年夏天,一名70多岁的老者倒在路边,头枕着石头,有大量血迹,旁边还有一辆自行车。老者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医院诊断为颅脑损伤导致。家属怀疑是被人殴打致死,因为前不久曾发生过老人被殴事件。

家属报案后,法医赶到医院检验。种种证据表明,老人伤势很重,但不像被人殴打所致。70多岁的老人骑自行车,速度不会很快,摔倒不会伤得这么重。难道被其他车辆撞击过?可是勘查现场又没有车辆撞击的痕迹。疑团一时难以解开。

法医在现场细致勘查,发现现场有几滴不明显的血滴,而且血滴延长到很远。这说明老人摔倒在路边之前已经受伤。法医沿路寻找血滴,虽然很远才有零星几滴,但是他们没有放弃。找了1个多小时,一直走到3公里之外,终于找到了血滴的起点,发现其在一处桥下,那里有自行车剐蹭的痕迹。经走访群众,有目击者称确实有位老人在桥下摔倒。

后经查实,那座桥坡度非常大,老人骑车下桥时,由于自行车没有车闸,老人骑车冲到桥下,为躲行人摔倒,由于下坡的速度太快,老人当时摔得非常重。后来老人爬起又骑了一段路,由于身体不支再次摔倒在路边。疑团解开了,家属心里释然了。“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对我们多一些了解,少一些误解。”贾世友政委对记者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