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荣门将女

发布时间:2019-06-26 04:09:28 编辑:笔名

清晨的草原,雾水朦朦,绿是一望无际,蓝是远至天地交界,云儿欢快的游,燕儿肆意的飞。有)?意)?思)?书)?院)荣姜一手牵着马,踩在软嫩的草地上,脸上是满足的笑,姑娘走了几步,回头看身后的人,得意的扬起下巴来:“你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色吧?”她说着,深吸一口气,“青草蓝天啊,多快活?”赵倧跟在她身后,带笑看着她踩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前头,嗯了一声:“如若不然,我所见便是四方的天,头顶是黄瓦,脚下是青石板。”“所以说呢,”她歪头停下来,笑的露出一口白牙来,“你得好好谢我才对。”赵倧就做了个礼给她,打趣似的:“是,我拿这一生来谢你。”荣姜红了脸,翻身上马,策马而去。赵倧宠溺的笑,才跟了上去。还有原本他为住处的事跟荣姜说了好几次,江北行宫是个极好的去处,住的舒畅不说,还有亭台楼阁,假山水湖,平日不必外出,也有景色收入眼底,而至于行宫宫服侍的人,都是魏鸣精挑细选过的,绝不会多嘴,也绝不会在不该出现的时候打扰他们。可是他提了几次,荣姜都一口回绝,以至于后来再提前,她端的一副要翻脸的姿态,于是就索性不再提了。两人在泸水边停下来,荣姜下了马往湖边儿走过去,捡了石头往湖里扔,跟着拍拍手,长出一口气:“日子真舒服啊。”赵倧笑着走到她身后,伸手环了她腰肢,把她带入怀中:“以前都不舒心?”荣姜嘿嘿笑一回,倒没有回他这个话,把脑袋往他怀里靠了靠,找了个极舒服的位置,跟着才说道:“其实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想问你,可一直不敢开口,就怕你心里动摇起来,”她顿了一声,“可你也知道我,有什么心事实在藏不住,憋的难受。”她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前,赵倧把她手握在手心里,嗯了一声,笑着轻柔的说道:“你想问我当日离开,京城如何安排,是吧?你怕新帝怀恨在心,学足了他父亲的派头,再为难你们家里。”荣姜僵了一把,跟着嘟囔了声儿:“真没劲,你什么都知道。”赵倧笑了一嗓子,拿一只手揉了揉她脑袋:“放心吧,我留的书信交代了祖父,若睿王不德,持信奉赵穆登基,由他跟郑阁老几个一起辅政。我一走了之已经是不为天下负责,怎么会不把后路部署好呢?”荣姜咦了一声,微蹙眉,挣了一把,转过身来跟他面对面:“你看你这个做法,其实就不太妥当了……”赵倧手一抬,堵在她嘴上轻捂了一把,叹了一声跟着说道:“从今后京城如何,朝堂如何,跟我们再没有干系了,我告诉你,是让你宽心,再不要为了这些事不安,可不是要与你商议究竟妥不妥的。”眼见荣姜不服气似的白了他一眼,他嘴角的弧度就更大了,微微前倾,额头抵在荣姜的额头上,“荣荣,我曾以为,若有一天你是我的,那必定是我以天下为聘,许你十里红妆,可后来才发现,这些都不是你要的。你怕我有朝一日会后悔,怕什么呢?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要跟着你浪迹天涯也是我心甘情愿的,我只是可惜,将来成婚,怕也只有天地为证而已。”荣姜嗳了一声,粉拳在他胸口轻捶了一把:“谁跟你成婚。”赵倧一把捉了她的手,把头一偏,在她耳边低语:“现在不成亲,难道一辈子都不成亲?那可由不得你。”荣姜脸上一红,要啐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听得后面一阵马蹄声,稍稍从赵倧怀里退出来,眯着眼向那头看过去,只见魏鸣在前,荣敏正跟在他身后,朝着两人快马而来。待二人停下来,赵倧才彻底松开她,负手看魏鸣,微挑眉问道:“有事吗?”魏鸣笑着点头,脸上又有为难之色,稍稍退开些。荣敏啧了一声,看向荣姜,无奈的叹气道:“祖父又不知道想到的什么点子,吩咐人把穆哥儿送到江北了。”连带着赵倧都是吃了一惊,愣在原地,同荣姜对视一眼。而后荣姜上前一步,蹙眉问:“怎么回事?”荣敏一摊手:“昨天晚上人到的江北,邑三哥给安置了,今儿一大早我们来的康城,他们就在你家里呢。”荣姜简直无话可说,嗳了一声就叫嚷:“这算什么事?他才多大,媛姐儿就这么把他舍出来了?”赵倧却上前了一步按了她一把,跟着问荣敏:“祖父是怎么说的?”荣敏心里啐了一口,心说这还没成亲呢,你一口一个祖父倒是叫的真顺口,索性给了个白眼过去,跟着回道:“祖父说了,穆哥儿上无父,下无亲兄,总该有人扶持教养,当日太上皇既然将他接入宫中亲自教养,自然还要送到太上皇身边儿。故而上了折子跟陛下请旨,就把人送到江北来了。”赵倧哦了一声,笑着摇头,后头荣姜步上来,挽了他胳膊问:“怎么说?这是打什么哑迷?”他跟着摇头,拍拍荣姜的手:“大概是叫我把他带的懂事了,有了立足的本事了,再送回京城去。祖父一怕穆哥儿长不好,二估计就是怕新帝阴毒捧杀他。”荣姜歪头想了会儿,咦的一声叫起来:“那不能自己带着吗?送到咱们这儿来,你会带孩子?我可不会。”他说着就瞪荣敏,“你现在就回去,让程邑立刻把他送走,我才过了几天平静日子?送个奶娃娃来,打量着折腾谁呢?”荣敏咳了一声,把目光投向赵倧,大约是希望他能管管荣姜?自从荣姜死遁以来,他每每来看她,她都比从前跟无法无天一些,身上担子卸下去了,又有赵倧没边儿的宠着,她更是肆无忌惮了。赵倧也只是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径直前行几步,翻身上马,叫了荣敏一声,留下一句就策马前行,只听得:“回去吧,看看咱们的大外甥。”荣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了许久——这个辈分啊,她失笑,看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喊了一声大白,跟着上马,朝着前面喊了句:“等等我。”从今后的日子,有爱人,有亲弟,有挚友,还有她荣家的骨肉相陪,这才是她今后的人生,快活逍遥的人生。(未完待续。)

淮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沈阳治白癜风医院
驻马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