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勒苏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荣门将女

发布时间:2019-06-26 04:09:28 编辑:笔名

清晨的草原,雾水朦朦,绿是一望无际,蓝是远至天地交界,云儿欢快的游,燕儿肆意的飞。有)?意)?思)?书)?院)荣姜一手牵着马,踩在软嫩的草地上,脸上是满足的笑,姑娘走了几步,回头看身后的人,得意的扬起下巴来:“你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色吧?”她说着,深吸一口气,“青草蓝天啊,多快活?”赵倧跟在她身后,带笑看着她踩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前头,嗯了一声:“如若不然,我所见便是四方的天,头顶是黄瓦,脚下是青石板。”“所以说呢,”她歪头停下来,笑的露出一口白牙来,“你得好好谢我才对。”赵倧就做了个礼给她,打趣似的:“是,我拿这一生来谢你。”荣姜红了脸,翻身上马,策马而去。赵倧宠溺的笑,才跟了上去。还有原本他为住处的事跟荣姜说了好几次,江北行宫是个极好的去处,住的舒畅不说,还有亭台楼阁,假山水湖,平日不必外出,也有景色收入眼底,而至于行宫宫服侍的人,都是魏鸣精挑细选过的,绝不会多嘴,也绝不会在不该出现的时候打扰他们。可是他提了几次,荣姜都一口回绝,以至于后来再提前,她端的一副要翻脸的姿态,于是就索性不再提了。两人在泸水边停下来,荣姜下了马往湖边儿走过去,捡了石头往湖里扔,跟着拍拍手,长出一口气:“日子真舒服啊。”赵倧笑着走到她身后,伸手环了她腰肢,把她带入怀中:“以前都不舒心?”荣姜嘿嘿笑一回,倒没有回他这个话,把脑袋往他怀里靠了靠,找了个极舒服的位置,跟着才说道:“其实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想问你,可一直不敢开口,就怕你心里动摇起来,”她顿了一声,“可你也知道我,有什么心事实在藏不住,憋的难受。”她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前,赵倧把她手握在手心里,嗯了一声,笑着轻柔的说道:“你想问我当日离开,京城如何安排,是吧?你怕新帝怀恨在心,学足了他父亲的派头,再为难你们家里。”荣姜僵了一把,跟着嘟囔了声儿:“真没劲,你什么都知道。”赵倧笑了一嗓子,拿一只手揉了揉她脑袋:“放心吧,我留的书信交代了祖父,若睿王不德,持信奉赵穆登基,由他跟郑阁老几个一起辅政。我一走了之已经是不为天下负责,怎么会不把后路部署好呢?”荣姜咦了一声,微蹙眉,挣了一把,转过身来跟他面对面:“你看你这个做法,其实就不太妥当了……”赵倧手一抬,堵在她嘴上轻捂了一把,叹了一声跟着说道:“从今后京城如何,朝堂如何,跟我们再没有干系了,我告诉你,是让你宽心,再不要为了这些事不安,可不是要与你商议究竟妥不妥的。”眼见荣姜不服气似的白了他一眼,他嘴角的弧度就更大了,微微前倾,额头抵在荣姜的额头上,“荣荣,我曾以为,若有一天你是我的,那必定是我以天下为聘,许你十里红妆,可后来才发现,这些都不是你要的。你怕我有朝一日会后悔,怕什么呢?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要跟着你浪迹天涯也是我心甘情愿的,我只是可惜,将来成婚,怕也只有天地为证而已。”荣姜嗳了一声,粉拳在他胸口轻捶了一把:“谁跟你成婚。”赵倧一把捉了她的手,把头一偏,在她耳边低语:“现在不成亲,难道一辈子都不成亲?那可由不得你。”荣姜脸上一红,要啐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听得后面一阵马蹄声,稍稍从赵倧怀里退出来,眯着眼向那头看过去,只见魏鸣在前,荣敏正跟在他身后,朝着两人快马而来。待二人停下来,赵倧才彻底松开她,负手看魏鸣,微挑眉问道:“有事吗?”魏鸣笑着点头,脸上又有为难之色,稍稍退开些。荣敏啧了一声,看向荣姜,无奈的叹气道:“祖父又不知道想到的什么点子,吩咐人把穆哥儿送到江北了。”连带着赵倧都是吃了一惊,愣在原地,同荣姜对视一眼。而后荣姜上前一步,蹙眉问:“怎么回事?”荣敏一摊手:“昨天晚上人到的江北,邑三哥给安置了,今儿一大早我们来的康城,他们就在你家里呢。”荣姜简直无话可说,嗳了一声就叫嚷:“这算什么事?他才多大,媛姐儿就这么把他舍出来了?”赵倧却上前了一步按了她一把,跟着问荣敏:“祖父是怎么说的?”荣敏心里啐了一口,心说这还没成亲呢,你一口一个祖父倒是叫的真顺口,索性给了个白眼过去,跟着回道:“祖父说了,穆哥儿上无父,下无亲兄,总该有人扶持教养,当日太上皇既然将他接入宫中亲自教养,自然还要送到太上皇身边儿。故而上了折子跟陛下请旨,就把人送到江北来了。”赵倧哦了一声,笑着摇头,后头荣姜步上来,挽了他胳膊问:“怎么说?这是打什么哑迷?”他跟着摇头,拍拍荣姜的手:“大概是叫我把他带的懂事了,有了立足的本事了,再送回京城去。祖父一怕穆哥儿长不好,二估计就是怕新帝阴毒捧杀他。”荣姜歪头想了会儿,咦的一声叫起来:“那不能自己带着吗?送到咱们这儿来,你会带孩子?我可不会。”他说着就瞪荣敏,“你现在就回去,让程邑立刻把他送走,我才过了几天平静日子?送个奶娃娃来,打量着折腾谁呢?”荣敏咳了一声,把目光投向赵倧,大约是希望他能管管荣姜?自从荣姜死遁以来,他每每来看她,她都比从前跟无法无天一些,身上担子卸下去了,又有赵倧没边儿的宠着,她更是肆无忌惮了。赵倧也只是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径直前行几步,翻身上马,叫了荣敏一声,留下一句就策马前行,只听得:“回去吧,看看咱们的大外甥。”荣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了许久——这个辈分啊,她失笑,看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喊了一声大白,跟着上马,朝着前面喊了句:“等等我。”从今后的日子,有爱人,有亲弟,有挚友,还有她荣家的骨肉相陪,这才是她今后的人生,快活逍遥的人生。(未完待续。)

淮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沈阳治白癜风医院
驻马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嘉峪关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嘉峪关有哪些房缺医院 拉萨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澄迈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潍坊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忻州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北屯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景德镇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有哪些三乙医院 澳门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长春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有哪些一乙医院 漯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有哪些三级医院 长春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一丙医院 海口有哪些二乙医院 公主岭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昭通有哪些三丙医院 丽江综合医院哪家好 北海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其他医院哪家好 临沧有哪些一乙医院 和田中医医院哪家好 广元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其他医院哪家好 达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琼中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大理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商洛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梧州有哪些IMCC医院 海北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宜昌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有哪些综合医院 天水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仙桃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有哪些三丙医院 广州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眼底医院哪家好 庆阳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桂林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湘潭有哪些一丙医院 德宏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西藏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梧州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有哪些三级医院 成都房缺医院哪家好 铜仁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鸡西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宁夏房缺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有哪些三甲医院 海南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外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黔东眼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大庆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德阳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德阳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有哪些三乙医院 东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三丙医院 七台河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眼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七台河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玉溪有哪些二甲医院 贺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有哪些全科医院 山南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